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7)沪72民初1072号

原告:上海常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莲盛)莲民路36E301C

法定代表人:程常谦,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程宝琦,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陈非易,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石狮昌盛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石狮市湖滨飘香路3513-15号。

法定代表人:邱世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谈杰,上海斐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徐姗姗,上海斐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常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锦公司)为与被告石狮昌盛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盛公司)其他海事海商纠纷(居间)一案,于201761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被告昌盛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内提出公章鉴定申请并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审查期间,被告以同意案件由本院继续审理为由,申请撤回管辖权异议,但保留公章鉴定的申请。本院于20171020日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并于2018112,619日和717日三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委托代理人程宝琦,陈非易律师,被告委托代理人谈杰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656日,原告与被告签署编号为2016028的《委托融资合同》,就昌盛公司委托常锦公司担任其独家融资财务顾问办理相关融资事务一事达成一致。合同生效后,原告积极履行合同项下义务,包括但不限于推荐资金方皖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江租赁)与中远海运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海租赁)对被告开展尽职调查、收集并审阅各项融资文件、进行现场财务顾问指导、优化各类财务资料、策划融资计划、制定融资解决方案等,并最终成功促成被告从原告推荐的资金方中远海租赁获得融资款项。被告在通过原告成功融资后,不仅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书面告知义务,且迟迟不予支付合同约定的融资顾问费。原告认为,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诿而拒不支付费用,无理由地单方否认原告在促成融资过程中的功劳,侵害了原告合法权益。故原告诉请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融资顾问费人民币3990000元(计算方式:实际融资金额人民币57000000元×融资年限7年×1%);2、被告支付原告合同违约金人民币1800000元(计算方式:拟融资金额人民币60000000元×3%);3、被告支付原告逾期告知违约金人民币1183284.38元(以融资顾问费人民币3990000元为本金,按照日息万分之五,自2016117日暂算至2018615日止,违约金实际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4、被告支付原告公关费人民币100000元;5、被告支付原告代办保险违约金人民币700000元;6、被告承担本案原告的律师费20000元;7、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辩称:1、原告据以起诉的委托融资合同是虚假的,双方不存在融资合同关系,合同上的公章不是被告公司的。即使是被告公司的公章,也需满足同时加盖公章和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人的签字,合同才生效,而本案合同上没有被告法人代表或其授权的人的签字;2、假设合同成立并生效,根据合同条款约定的权利义务属性,涉案合同应为委托代理合同而非居间合同。在代理合同项下,原告没有按照被告的委托实际开展委托融资的行为,也没有取得任何代理成果,无权要求被告支付委托代理费。3、即使认定合同为居间合同,原告在被告与中远海租赁签订融资合同的过程中无任何居间行为,原告无权要求被告支付居间费用。4、原告在诉状中诉称开展了尽职调查,收集文件,现场财务指导,优化财务资料,策划融资计划,制定融资解决方案等,但从该案证据看,原告没有实施这些行为,无证据证明原告和皖江租赁以及中远海租赁进行洽谈过程中,原告做了哪些工作,以及原告有哪些作用。5、被告是自行和中远海租赁洽谈并签约,任何环节均和原告无关。原告诉请的各项费用均无证据支持,被告和中远海租赁实际达成的融资金额并非是原告在第一次递交的诉状中所称的63000000元,可见原告在起诉前对融资数额一无所知。综上,被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编号2016028的《委托融资合同》,以证明原、被告就有关被告委托原告办理融资事务达成一致,原、被告达成合意并签订合同。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被告认为其未和原告签署过合同。本院认为,依据原、被告的申请,本院已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合同上的公章进行司法鉴定,关于证据效力,下文将结合司法鉴定意见书一起进行阐述。

2、原告公司员工程宝琦的动车车票两张;

3、原、被告之间20165月的往来邮件;

4、被告公司企业情况介绍及发展规划;

5、被告公司办公照片;

证据2-5以证明原告积极履行合同义务,原告公司员工程宝琦于201656日至510日期间,前往被告所在地现场开展财务资料尽职调查和财务顾问指导工作。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认可证明目的。本院认为,被告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证明内容,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认定。

6、原告出具的《金融解决方案》;

7、原告与皖江租赁201659日的往来邮件;

8、原告与被告法定代表人邱世昌之子邱伟铭在201659日的往来邮件;

9、《皖江金融租赁立项申请书》;

证据6-9以证明被告确认已收到原告向其提供的《金融解决方案》,并在原告的财务指导下,正式向皖江租赁申请金融租赁立项。被告对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认为,被告不予认可该证据,原告亦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定。被告认为证据7是案外人皖江租赁和原告之间的邮件,被告不清楚。被告对证据8的真实性认可,但对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对证据9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认为,关于证据7和证据9,经樊静确认,立项申请书系樊静委托程宝琦转送邱世昌并完成填写,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其证明内容,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认定。关于证据8,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证明内容,将在下文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认定。

10、《融资解决方案通知》及邮寄凭证,以证明因被告原因致使首次融资产生困难后,原告为确保融资项目成功,引入中远海租赁供被告选择。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认为中远海租赁并非由原告引荐给被告的,原告是在皖江项目未能成功后,了解到被告正和中远海租赁进行项目协商,所以发送了这样的通知,以妄图获取中介费。原告所谓的融资解决方案,只提到了中远海租赁的名字,没提到任何具体的方案。本院认为,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证明内容,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认定。

11、原、被告于2016920日的往来邮件,以证明原告将中远海租赁融资项目的《融资解决方案》以邮件形式发送至被告。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该证据的意见同证据10的质证意见。本院认为,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其证明内容,下文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

12、原告与中远海租赁2016927日的往来邮件,以证明被告与中远海租赁已正式签署融资协议,同时说明程宝琦以前给王力波发的邮件找不到了,这是补发的邮件。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认为这说明就中远海租赁的项目,原告之前没有发过邮件,原告没有向被告提供过中介服务,原告是以倒钩的方式妄图获取非法利益。本院认为,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证明内容,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认定。

13、樊静和程宝琦的微信聊天记录,以证明樊静确认涉案融资项目系程宝琦推荐,樊静认可程宝琦在整个项目中作为被告财务顾问的重要作用,樊静希望通过程宝琦了解中远海租赁的项目推进进度,程宝琦引入的竞争机制在整个融资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被告认为该证据不涉及被告,被告无法认定证据的真实性。本院认为,庭审期间樊静向法庭提供了其与程宝琦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与原告提供的内容一致,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证明内容和证据效力,证人樊静已出庭,下文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分析认定。

14、程宝琦和樊静之间关于转发昌盛公司资料的电子邮件,以证明程宝琦将昌盛公司发送的电子版资料转发给樊静,樊静将所有资料转发给其公司邮箱,再由其公司邮箱将昌盛公司资料发送程宝琦。被告认为该证据不涉及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对此,樊静称程宝琦曾发邮件给他,在被告项目未通过评审后,程宝琦至皖江租赁,在樊静办公室用樊静的电脑,将樊静邮箱中被告的材料发送给了他自己。本院认为,该邮件真实存在,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对其证明内容,将在下文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认定。

15、聘请律师代理协议;

16、律师费发票;

17、律师费银行转账截图;

证据15-17以证明原告因聘请律师代理诉讼已实际发生律师服务费人民币20000元。被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为原件,系原告为解决本案争议实际支出的费用,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理由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皖江租赁63日发送的调查报告和反馈意见,以证明皖江租赁直接联系被告,自行到被告处尽职调查,并出具了相关报告仅发送给被告;

22016612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皖江租赁直接向被告提供了融资方案;

32016622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皖江租赁直接向被告提供了等额本息、等额本金两种方案;

42016627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皖江租赁直接要求被告补充信息材料;

5201681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皖江租赁向被告提供的融资补充说明;

6201698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皖江租赁要求被告补充信息以便完成审查报告;

72016914日皖江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被告根据皖江租赁要求补充材料;

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原告认为上述邮件与原告介绍皖江租赁进入涉案融资项目没有相悖,皖江租赁的樊静是原告介绍给被告的。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较客观地反映了被告和皖江租赁沟通联络的过程,与本案争议有关,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82016517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要求被告提供项目材料;

92016519日被告发给中远海租赁的邮件,以证明被告按照中远海租赁要求提供材料;

102016519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要求被告提供补充材料;

112016520日中远海租赁和被告的邮件,以证明被告按照中远海租赁的要求提供补充材料;

122016526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第一次方案;

132016729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第二次方案;

14201695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第三次方案;

15201696日中远海租赁和被告之间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和被告之间就方案进行磋商,中远海租赁发送第四次方案;

162016930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邮件,以证明中远海租赁将起草合同发给被告审阅;

172016929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通知,以证明中远海租赁通知被告融资租赁项目审批通过;

182016109日中远海租赁发给被告的通知,以证明中远海租赁通知被告准备签约;

原告对证据8-18的真实性不认可,原告认为上述邮件恰恰可以证明是原告向中远海租赁推荐的被告融资项目。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较为客观完整的反映了被告和中远海租赁之间的项目往来过程,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19、《船舶买卖合同》,以证明被告于20161010日和中远海租赁签署了“昌盛集7”《船舶买卖合同》,被告自行和中远海租赁直接接洽、联络、商谈融资项目,原告没有参与该项目,也未为融资项目提供任何服务;

20、《船舶售后回租合同》,以证明被告于20161010日与中远海租赁签署了“昌盛集7”《船舶售后回租合同》,其他证明内容同证据19

原告对证据1920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但原告认为被告融资成功的时间在原告发送《融资解决方案》之后,故该融资项目应受原、被告签订的合同的约束。本院认为,该组证据系原件,与本案争议有关,且原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21、樊静的证言,以证明被告和皖江租赁未能达成融资项目,是因该项目在皖江租赁未能通过评审,原告并未参与整个融资的居间服务。原告认为该证言系虚假陈述,其证言不应被采信。本院认为,证人樊静庭审中出庭作证,对该份证言内容,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分析认定。

22、石狮市公安局出具的证明,以证明被告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原告伪造合同和公章。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国家行政机关出具的证明,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23、樊静的补充材料及录音材料光盘一张,以证明原告并未就被告和中远海租赁之间的项目进行过任何的联系,提供过任何服务,原告对该融资项目一无所知。原告为达到诉讼目的,意图以支付非法利益给樊静的方式要求樊静帮助伪证,原告用非法手段阻碍被告和中远海租赁之间的正常商业交易。原告认可录音中的声音是程宝琦,但不认可被告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原告认可录音的真实性,本院对该证据中录音材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关于该证据中的樊静补充陈述,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分析认定。

本案庭审中,被告申请证人樊静出庭作证,以证明原告并未就涉案项目提供过服务,被告最终与中远海租赁之间达成的融资租赁协议和原告无关。原告认为证人对原、被告间的情况并不了解,且证人当庭对其和程宝琦的交流无法进行合理解释,证人无法避开程宝琦是其客户的事实。本院认为,证人樊静已出庭作证,并接受了双方当事人和法庭的询问,本院对其证人证言的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对其内容,下文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分析。

本案审理中,法庭分别向皖江租赁的樊静、中远海租赁的王力波进行了调查,制作了调查笔录。原告对樊静的调查笔录形式真实性认可,内容真实性不认可,原告认为樊静在调查中做虚假陈述。原告对王力波的调查笔录形式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告认为王力波在笔录里确认中远海租赁和皖江租赁是竞争关系,原告正是利用这种竞争关系,让被告能拿到其中一家的融资。被告对樊静及王力波的调查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本院认为,樊静与原告的陈述存在诸多不一致的地方,本院对樊静调查笔录的合法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对其内容,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及庭审情况综合分析认定。对于王力波的调查笔录,较为客观地反映了被告和中远海租赁之间的合作过程,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认定。

根据被告申请,本院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合同上的被告公司公章与被告留存于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公司文件上的公章进行了比对鉴定,该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对鉴定意见书不予认可,原告表示其通过律师调阅机读档案的形式从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获取的被告公司文件,上面的公章与鉴定中心在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选取的样本上的公司公章明显不一致,原告认为被告在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至少有两套样本材料。被告对该鉴定意见书无异议。本院认为,鉴定样本上的公章与原告提供的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被告公司文件上的公章确有不一致之处,本院对该意见书的证据效力不予认定。

根据原告申请,本院再次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合同上的被告公司公章与被告公司的备用公章进行了比对鉴定,该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确认了被告印章的真实性。原告对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对鉴定意见书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表示其没有在涉案合同上盖过公司公章,是原告在被告公司收取相关融资资料时,利用被告管理印章的工作人员的疏忽,自行加盖的公章。本院认为,该意见书由双方均确认的鉴定机构出具,双方当事人对该意见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印章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本院查明:

201656,原告公司员工程宝琦乘坐动车从乐清到泉州,至被告公司处,联系相关工作,并取得了被告公司的一些资料,于2016510日返回上海。20165-9月,被告和皖江租赁通过邮件进行被告公司融资项目的沟通往来。期间,皖江租赁的樊静和其同事曾三次至被告处,进行尽职调查、补充材料、风险复核等工作。后皖江租赁未通过被告公司的融资项目,皖江租赁将相关材料退还被告。在此期间,程宝琦一直询问樊静被告公司项目的进展情况。

20165月,被告和中远海租赁的前身中海集团租赁有限公司开始联络、接洽、商谈被告公司融资项目的事情。中远海租赁的王力波分别于2016526日、2016729日、201695日和201696日分四次向被告发送融资方案,并于2016930日再次向被告发送邮件,称“附件是我司起草的合同,……如果没有大的问题,节后第一周安排签约”。20161010日,被告和中远海租赁签订了《“昌盛集7”轮之<船舶买卖合同>》,和《“昌盛集7”轮之<船舶买卖合同>》,并经上海市黄浦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2016920,原告以国内挂号信的方式向被告邮寄了《融资解决方案通知》,内容为“为确保贵公司融资项目成功,各项融资条件达到最优,我司在推荐皖江租赁作为贷款人的同时,追加中海集团租赁有限公司作为后补贷款人(中海租赁更名以新名称中远海租赁为准)。贵公司有权择优选择上述两家之一借款。特此通知”。同日程宝琦向被告公司法人代表邱世昌邮箱发送邮件,附件为融资解决方案图片格式。被告于2016926日给程宝琦发送邮件,“兹收到贵公司《融资解决方案通知》,我司不予采纳,特告知!”

2016927,程宝琦给王力波发送邮件,称被告的租赁融资项目,曾发给王力波邮箱过,但原告的邮箱找不到了。再次补发给王力波,请王力波无需回复。同日,王力波回复程宝琦,“我们已签合同了,谢谢告之” 。

2017612,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并提交了涉案《委托融资合同》。合同载明,原告常锦公司为甲方,被告昌盛公司为乙方。该合同第二条第3款约定:“乙方在签订合同之时起,如有需要剔除有其自主融资的资金方,应列明这些资金方的名称附件于本合同,否则,甲方通过业务公函提出了融资解决方案中的详细信息后,无论乙方是否书面回执认可,均不得在得知详细信息后终止合作。”第二条第4款约定:“乙方在收到甲方业务公函叙述的融资解决方案等详细信息后,无论是否盖章确认回执,均不得自行与甲方融资解决方案中所涉及到的任何分支机构或个人进行融资活动。否则,乙方应当按照本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第二条第7款约定:“乙方必须在融资资金到账后1日内书面告知甲方到账金额和具体时间。如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每逾期一日,应承担给甲方按照乙方到账金额万分之五的违约金;乙方不得以实际到账的融资金额与本合同约定的融资金额不符为由要求甲方承担违约责任,并不得拒绝接受该实际融资;拒绝接受的,乙方应按该实际融资金额的百分之三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并放弃违约金过高的抗辩权。”第十一条(应为第十条)第3款约定:“本协议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签字并加盖合同专用章或公章之日起生效”。合同末尾甲方签章处盖有原告公司印章,合同签署时间与签署地点处盖有被告公司印章。

本案审理期间,石狮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于20171018日出具说明,被告公司法人代表邱世昌于2017324日到该大队报案,称程宝琦要求邱世昌支付285万元的融资顾问费,并提供了《委托融资合同》。邱世昌自称从未签署也未授权其他人签署该合同,邱世昌向石狮市公安局控告程宝琦涉嫌(伪造公章)违法犯罪。石狮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经初步审理,认为该案未达立案条件,故未立案侦查。

本案审理期间,因被告申请,本院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所争议的合同上的被告公司公章与被告留存于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公司文件上的公章进行比对鉴定,20171211日,该鉴定中心出具意见,检材上的公章印文与样本材料上的公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庭审中,原告提出其通过律师调阅机读档案的形式从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获取的被告公司文件,上面的公章与鉴定中心在石狮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选取的样本上的公司公章明显不一致。为此,本院向石狮市市场管理局发函进行询问,该局于201831日向本院出具情况说明,对此事给予回复。对此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公司的印章进行了司法鉴定,确认了涉案争议合同上被告印章的真实性。

庭审中,原告称其帮助被告开展了合同约定的材料收集、财务资料优化、尽职调查等工作,原告向被告推荐皖江租赁进行融资。被告称他们一直以为原告公司的程宝琦是代表皖江租赁来被告处收集材料的,遂将公司材料用邮件发送给程宝琦。樊静在201797日的调查笔录里称“我和邱总是程宝琦介绍认识的,后面业务的联系都是我们和邱总自己联系,程宝琦会偶尔打电话问业务进展情况。邱总告诉我,他把材料交给程宝琦,因为程是皖江的,我告诉邱总,程宝琦不是皖江的。”201656日,程宝琦发给樊静的微信里提到“昌盛公司董事长有你们公司航运事业部总经理的名片,是发短信过来的” ,樊静答:“杨伯英吧”,程宝琦回复:“对对”。

樊静在证言中以及出庭作证时表示,被告在2016年上半年通过亲戚和皖江租赁联系,后他与被告法人代表邱世昌于2016年上半年在上海认识。他和同事先后三次去被告处尽调。第一次去被告处尽调时,邱世昌反问:“材料已经给皖江租赁了。”樊静称从未收到过相关的纸质材料,根据公司要求,他们现场收集了全套纸质材料。在项目期间,原告公司的程宝琦曾询问这个项目的情况,但没有参与过这个项目的评审,尽职调查,现场复核,没有做过实质性帮助,且皖江租赁也不允许外人参加。

原告称其20165月在与皖江租赁商谈的过程中,同时与中远海租赁也在谈,并最终促成被告从中远海租赁处获得融资。樊静称原告对被告与中远海租赁的融资事项一无所知,原告向樊静探听被告在中远海租赁的融资进展。程宝琦在2016912日发给樊静的微信中提到:“有一件事情想跟你私下策划一下,石狮昌盛公司如果中海还没有放款下去的话,我可以找他们的高层搅黄这个项目,让他们最后放不了款。……”程宝琦在20161129日的微信中提到“我不能打电话,否则就难以自圆其说了,邱总反问我,你们不是推荐中海的吗?怎么还要问我?……如果已经放款了,我就顺势而为,如果没有,我就设法拉到皖江来做。”

原告在向法院提起诉讼时称被告从原告推荐的资金方中远海租赁处获得融资共计人民币63000000元,以此为基数计算各项诉请的费用。在第二次开庭前,原告向本院递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原告认为被告从原告推荐的资金方中远海租赁处获得的融资共计人民币57000000元,故请求以57000000元为基数变更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一、涉案《委托融资合同》是否是合同当事人的合意,是否成立并生效?二、涉案合同是否已履行,如果已履行,原告的主张是否可以成立?

一、关于涉案《委托融资合同》是否是当事人的合意,是否成立并生效的问题。本院认为,涉案《委托融资合同》未生效。首先,涉案合同第十一条(应为第十条)第3款写明:“本协议自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签字并加盖合同专用章或公章之日起生效”。即只有双方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在合同上签字并加盖合同专用章或公章后,涉案合同才正式生效。原告提交的涉案合同上只有原告和被告的印章,缺少原告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的签字,被告法定代表人或委托代理人签字一栏仅有“邱世昌”三个打印字,并无其他签字笔迹。对此,被告解释从未见过该合同,也从未在该合同上签过字或加盖印章。原告解释为由于工作疏忽忘记让邱世昌在合同上签字,“实际上该合同样本在做业务时,因不同客户要求,条款修改过多次,结果落下了瑕疵。”如原告所言,其是一家从事财务顾问业务近十年的公司,为众多项目成功融资。业内经验丰富的原告作为涉案合同文本的提供方应知道该合同应依约定同时具备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签字和加盖公司印章两个条件,而本案合同上仅有印章,欠缺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签字。

其次,涉案合同上载明合同签署时间为201656日,如此重要的合同,原、被告在事前没有沟通,仅在程宝琦到达石狮的当天便签订合同,不合常理。程宝琦在庭上陈述“我56日当天到了石狮,57日我看了被告公司的财务报表,……我56号打印出合同,但我没签字也没盖章,拿给被告看。57号、8号、9号,邱世昌一直和我商讨这事。59日,我们双方在被告公司在合同上盖章。”显然,即使按照原告的说法,若双方出于真实意思表示签订了涉案合同,则该合同签署的时间应为双方盖章日期即201659日,而非涉案合同上载明的201656日。但是事后被告始终坚称从未见过该合同,也从未在该合同上签过字或加盖过印章,印章如果是真实的,也是程宝琦在被告公司收集资料时偷偷加盖的。

再次,从涉案合同的条款内容来看,合同第二条第3款约定:“乙方在签订合同之时起,如有需要剔除有其自主融资的资金方,应列明这些资金方的名称附件于本合同,否则,甲方通过业务公函提出了融资解决方案中的详细信息后,无论乙方是否书面回执认可,均不得在得知详细信息后终止合作。”合同第二条第7款约定:“乙方必须在融资资金到账后1日内书面告知甲方到账金额和具体时间。如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每逾期一日,应承担给甲方按照乙方到账金额万分之五的违约金;乙方不得以实际到账的融资金额与本合同约定的融资金额不符为由要求甲方承担违约责任,并不得拒绝接受该实际融资;拒绝接受的,乙方应按该实际融资金额的百分之三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并放弃违约金过高的抗辩权。”民事活动中的合同本应是平等主体之间协商一致的产物,而上述合同条款的内容明显对被告不利,显失公平,从常理上分析,也缺乏双方签订该合同的基础,不可能体现双方的合意。

综上,涉案合同上的印章虽经鉴定确为被告公司的印章,因缺少被告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表的签字,涉案合同未满足合同的生效条件,且合同内容有诸多不合常理之处,被告亦对该合同予以完全否定,而原告未能进一步提供证据补强,因此,不足以认定原、被告双方就合同内容形成了合意。

二、涉案合同是否已履行,如果已履行,原告的主张是否可以成立的问题。

1、关于皖江租赁。在本案原告提供的程宝琦与邱伟铭的邮件中,邱伟铭称程宝琦为“陈总”,若双方为涉案合同的双方,原告向被告提供了材料收集、财务资料优化、尽职调查等服务,被告不可能连与自己签订合同的人是谁,向自己提供服务的人的姓名都不清楚。且事实上,自皖江租赁的工作人员樊静与其同事于20165月第一次去被告处尽调后,一直由樊静通过邮件和被告沟通联系融资项目事宜。本院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告向被告推荐了皖江租赁进行融资,并帮助被告开展了合同约定的材料收集、财务资料优化、尽职调查等工作。退一步讲,即使原告参与了部分联络工作,因被告与皖江租赁最终并未签订相关融资借款合同,原告亦无权就此向被告主张报酬。

2、关于中远海租赁。首先,原告称20165月开始联系中远海租赁的王力波,先向王力波口头推荐被告公司。但仅有2016927日的邮件可以证明原告和王力波就被告融资项目有过沟通。虽然该封邮件中原告提到关于被告的租赁融资项目,原告曾给王力波发过邮件,但又称原告的邮箱找不到了,故再次补发给王力波。但纵观整个案件,原告公司的程宝琦均是通过其新浪邮箱对外开展联系,补发给王力波的邮件也是其新浪邮箱发送,在其他与本案有关的邮件并未出现找不到或系统自动删除的情况,而仅有这一封邮件找不到需要补发的说法明显不合常理。

其次,整个融资洽谈过程中,程宝琦于2016920日向被告发送邮件和邮寄了《融资解决方案通知》,第一次向被告提出引入中远海租赁参与融资项目的竞争。而程宝琦在20169月以及201611月的微信中都曾提到搅黄被告和中远海租赁的合作项目,将项目拉到皖江租赁来做。这与原告引入中远海租赁参与竞争,促成被告从中远海租赁处获得融资的说法自相矛盾。

再次,涉案合同第二条第3款约定:“……否则,甲方通过业务公函提出了融资解决方案中的详细信息后,无论乙方是否书面回执认可,均不得在得知详细信息后终止合作。”该约定提到了“详细信息,”原告向被告邮寄的《融资解决方案通知》,该通知只是告知被告可以有权选择中远海租赁作为候补贷款人,并未包含详细的融资解决方案等其他信息,程宝琦发送给邱世昌的邮件中只有一张方案通知的图片,也没有提到方案的详细信息。按照常理,在原告向被告推荐中远海租赁后,至少应该提供中远海租赁的联系人,以便被告联系融资事宜。故原告通知被告引入中远海租赁参与竞争的行为无法被认为其履行了涉案合同约定的义务。

最后,涉案合同第二条第4款约定:“乙方在收到甲方业务公函叙述的融资解决方案等详细信息后,无论是否盖章确认回执,均不得自行与甲方融资解决方案中所涉及到的任何分支机构或个人进行融资活动。否则,乙方应当按照本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本案中原告通知被告可以选择中远海租赁作为贷款人参与融资项目的时间是2016920日,而被告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被告与中远海租赁从20165月便开始接洽商谈融资事宜,故被告没有违反合同约定自行与中远海租赁进行融资活动,也就谈不上承担所谓的违约责任。基于以上几点,也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原告在诉讼前并不清楚被告从中远海租赁融资的数额,待诉讼中被告披露后才得知具体数额进而对诉讼请求进行了变更。

本院认为,本案中涉案《委托融资合同》并未生效,原告亦未实际参与被告与皖江租赁、中远海租赁之间的融资合作过程,被告最终与中远海租赁签订融资借款合同,并非原告促成,故原告基于涉案合同主张的融资顾问费、合同违约金、逾期告知违约金、公关费、代办保险违约金和律师费等各项费用,无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上海常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6353元,第二次司法鉴定费31000元,由原告上海常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担;第一次司法鉴定费31000元由被告石狮昌盛船务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上海常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告石狮昌盛船务有限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沈  军
  审  判  员 孙英伟
  人民陪审员 张  毅
  书  记  员 宋  斐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七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