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418号

  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王耀海。
  委托代理人程联明,男。
  委托代理人焦祎恒,男。
  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嘉兴市。
  法定代表人高某某。
  被告上海市金山区吴仕根建材店(经营者吴仕根,男,1964年1月2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浙江省海宁市黄湾镇尖山村吴家埝XX号),经营场所上海市金山区山阳镇龙胜东路XXX弄XXX号。
  两被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叶志坚,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陈强,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普照明公司)诉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兴欧普公司)、上海市金山区吴仕根建材店(以下简称吴仕根建材店)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2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进行审理。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于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于2015年4月27日依法作出裁定驳回其管辖权异议。后嘉兴欧普公司不服,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于2015年6月10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本院裁定。因无法通过法律规定的其他方式向被告吴仕根建材店送达民事诉状、证据副本、开庭传票、民事裁定书等诉讼材料及法律文书,故本院于2015年7月10日依法向其公告送达了上述法律文书,嗣后分别于2015年10月14日、10月15日,2015年12月21日,2016年3月16日、3月17日召开庭前会议,于2016年4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欧普照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程联明、焦祎恒,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吴仕根建材店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叶志坚到庭参加诉讼。各方一致同意延长审限进行调解,经本院主持调解不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欧普照明公司诉称,其为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照明灯具产品的大型灯饰企业,通过长期的经营发展已获得社会高度认同。其作为权利人享有第XXXXXXX号图文组合商标及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以下统称权利商标)等80余件商标的注册专用权。其中,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于2003年1月被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还于2007年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认定为驰名商标。
  原告经调查发现,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实施了情节严重的不正当竞争及侵害权利商标注册专用权的行为。首先,嘉兴欧普公司不仅恶意将原告权利商标中的欧普文字作为自身企业字号予以注册,并于相关网站内加以展示,还在行销全国的集成吊顶组件商品、外包装、说明书中对含有欧普字样的企业名称予以标注,构成不正当竞争。其次,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照明灯、浴霸本就在原告权利商标的核定商品范围之内,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经历,其排斥范围理应延及到同样作为集成吊顶组件的换气扇及铝扣板,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项下的浴室装置及浴室隔板亦分别对换气扇、铝扣板产生张力保护,故嘉兴欧普公司在其生产的集成吊顶照明灯、浴霸、换气扇、铝扣板组件及商品外包装、说明书上标注欧普文字,于全国范围内予以销售,并通过1688.com网站中名为“嘉兴市秀洲区王店欧普厂”网络店铺内展示的“”标识,www.oupudd.com网站、员工名片等展示“欧普吊顶”“欧普电器”内容,要求各地经销商统一制作含有“欧普”字样的门头、店招及名片、销售单据等方式,大范围地实施侵权推广,构成对原告权利商标的侵害。此外,吴仕根建材店经嘉兴欧普公司授权,作为销售商与嘉兴欧普公司在一并实施了商标侵权行为。
  另据原告了解,嘉兴欧普公司的前身为嘉兴市秀洲区王店欧普电器厂(以下简称王店欧普厂),该厂曾于数年前与他人共同实施过对权利商标的侵害。据此,原告认为,嘉兴欧普公司虽历经企业改制,但其实施的侵权行为是长时间、大范围、连续的,而且产、销数量都具备了相当规模。有鉴于嘉兴欧普公司实施的不正当竞争及商标侵权行为,以及两被告共同实施的商标侵权行为,已给原告合法权益造成了极大损害,在误导消费者,分流客户导致巨额经济损失的同时亦严重影响了原告的商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中不得含有欧普字样;2.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享有的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3.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于《中国灯饰报》《法制日报》上刊载声明,消除影响;4.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就其实施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以下币种同)10,000,000元;5.两被告连带承担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支出50,000元(公证费含商品购买费用,合计45,000元,差旅费5,000元)。庭审中,原告欧普公司撤回了除涉被告吴仕根建材店以外,其他经销商在名片、门头等处标注“欧普”字样构成侵权的主张。审理中,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放弃了要求被告吴仕根建材店连带承担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明确仅向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主张前述费用。
  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辩称,首先,嘉兴欧普公司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一方面,嘉兴欧普公司的前身为王店欧普厂,专门从事集成吊顶产品的生产,并不单独生产光源及灯具。王店欧普厂之所以在成立之初选择欧普作为字号,主要是因欧代表欧洲,普则参考自集成吊顶行业内某知名企业,为以示区分故将字号注册为欧普。2013年浙江省推行“个转企”改制工作,允许改制后的企业沿用原有字号、承继原有荣誉,故嘉兴欧普公司沿用了原欧普字号,并明确了地域特征及所属行业,与原告企业名称及权利商标区别明显。另一方面,嘉兴欧普公司在生产的产品上完整标注、展示了企业名称,不存在将其中的欧普字号予以分割、脱离,单独加以突出之情况,因此其自始至终系合法使用自身的企业名称,并无过错,故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其次,嘉兴欧普公司不构成商标侵权:其一,原告所拥有的第XXXXXXX号商标所核定的商品类别仅有灯和日光灯管两项,而被告自前身王店欧普厂2005年成立至今,一直致力于从事集成吊顶产品组件的生产,在本案原告没有申请认定第XXXXXXX号组合商标为驰名商标,明确要求跨类保护的情况下,嘉兴欧普公司所生产的全部集成吊顶产品(本所涉即为原告主张的照明灯、浴霸、换气扇及铝扣板模块)与该商标核定的商品既不相同,亦非相似,故嘉兴欧普公司不存在对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侵害。即便考虑到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认驰经历而给予延展保护,认定被告嘉兴公司构成侵权,由于原告现有证据均无法证明其在生产经营中实际使用了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不存在相关公众误认、混淆的客观可能,因此相应的法律责任亦仅仅是停止行为的责任,不应涉及损害赔偿。其二,关于原告主张的第XXXXXXX号商标,初始注册于2012年3月28日,晚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享有专用权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其中所包含的浴霸一项商品,在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申请注册时所依据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第七版)并不存在,是后来添加的商品类目,而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中的小型取暖器一项在当时应当是包含浴霸的,嘉兴欧普公司当然有权在浴霸上使用该商标。本案判决不能因商品分类发生变化,限制甚至剥夺嘉兴欧普公司原本享有的商标权利。而原告依据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项下的浴室装置及浴室隔板两项核定商品,主张嘉兴欧普公司在换气扇、铝扣板上标注“欧普”商标构成侵权亦是不能成立的。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换气扇及铝扣板,分别对应归属于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项下的排气风扇、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项下的铝塑板(以铝为主)两项核定商品,嘉兴欧普公司有权使用前述商标,并不构成侵权。至于原告指控侵权的宣传推广内容,其中1688.com网站中名为“嘉兴市秀洲区王店欧普厂”网络店铺内容信息为原王店欧普厂上传,与嘉兴欧普公司无关,其间出现的“欧普空间美学”并未指向灯或浴霸,不构成侵权;www.oupudd.com网站等处出现的“欧普吊顶”“欧普电器”所针对的均为集成吊顶产品,不在原告主张的权利商标范围之内,不够成侵权;经销商的门头、交易单据上出现的欧普字样均系个人行为,与其无关。即便法院难以采纳上述抗辩主张,嘉兴欧普公司亦在所有涉案商品的外包装上标注了除欧普文字以外的其他自有注册商标,客观上足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混淆,故亦不构成商标侵权。
  有鉴原告于本案中的全部商标侵权指控不能成立,故其主张的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案实质是权利冲突纠纷,冲突起因是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扩张了原有的灯具生产经营范围,开始进入集成吊顶产品领域。嘉兴欧普公司,一直谨守在自己的集成吊顶生产领域,并没有侵入原告照明产品的生产领域。因此,理应对嘉兴欧普公司的在先权利给予保护,不应该认定嘉兴欧普公司构成侵权,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针对嘉兴欧普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吴仕根建材店辩称,其是一家合法经营建材产品的个体工商户,原告主张构成商标侵权的集成吊顶产品是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处进货并销售的,而含有欧普字样的店招、门头、产品订购单、名片等系其在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不知情情况下自行制作的。鉴于其作为嘉兴欧普公司的特约经销商,为销售嘉兴欧普公司商品使用欧普字样并不侵权。至于原告主张的其他侵权事实均与其无关,不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针对其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
  一、原、被告主体经营情况及相关历史沿革
  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21日,注册资本为521,479,104元,经营范围为电光源、照明器具、电器开关的生产、销售,照明线路系统设计,照明行业技术研发,城市及道路照明建设工程专业施工,从事货物与技术进出口业务。
  被告嘉兴欧普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16日,注册资本为1,500,000元,经营范围为浴霸、取暖器、换气扇、塑料配件、集成吊顶、金属装饰板、照明器具、灶具、饮水机的制造、加工。
  案外人王店欧普厂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转型前身,系成立与2005年4月8日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殷某。2013年,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个体工商户转型升级为企业的意见》(浙政办发[2013]42号文)。该文件主要内容为加快推动个体工商户提升发展,鼓励引导其向现代企业转变,增强市场竞争力,就支持个体工商户转型升级为企业,提出若干税费、财政、社保、工商登记方面的政策扶持,扶持的对象为2012年12月31日前登记在册,2013年1月1日后转为企业的个体工商户。其中“准入便捷”内容项下明确,允许个转企企业依法继续使用原字号,个转企的个体工商户注销登记和企业设立登记在同一窗口合并办理,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的,当场予以核准登记。原个体工商户与其转为企业后的登记档案合并归档,保持档案主体的延续性。工商部门在核发营业执照时,一并核发个体工商户转型证明。个转企后原则上可保留转企前获得的各种荣誉称号,荣誉授予部门应予认可。
  2013年1月15日,浙江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浙昌会所验(2013)017号验资报告及相关附件,载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筹)申请登记注册的资本为80万元,由全体股东于2013年1月15日一次缴足,其中股东殷某实际缴足货币出资48万,股东高某某实际缴足货币出资32万元。
  2013年1月29日,浙江省嘉兴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秀洲分局出具个体工商户转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证明,确认王店欧普厂2013年1月16日核准转型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
  二、权利商标注册、变更以及驰名认定等情况
  案外人中山市古镇绿明节能灯饰厂于2000年7月21日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图文组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11类灯、日光灯管。2001年1月28日,该商标转让至案外人中山市欧普照明有限公司名下;2003年10月31日,注册人名义核准变更为广东欧普照明有限公司;2007年3月7日经核准转让,受让人为案外人中山市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10月6日,该商标再次核准转让至欧普照明有限公司名下;2013年1月8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为商标局)核准注册人名义变更为原告欧普照明公司。该注册商标经续展,有效期至2020年7月20日;
  2007年9月3日,商评委作出商评字(2007)第6570号《关于第XXXXXXX号“欧普Parsley”商标争议裁定书》,商评委根据当时的情况认定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为灯、日光灯管上的驰名商标。此外,商评委员还认定,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于2001年11月26日前已取得较高知名度。另,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曾分别于2006年1月、2008年12月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认定商品同其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
  案外人中山市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8日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为第11类浴用加热器、浴室装置、浴室隔板、太阳能热水器、浴霸、沐浴用设备、灯(照明用灯)、加热装置、电加热装置,2012年10月6日,该商标核准转让至欧普照明有限公司名下;2013年1月8日,商标局核准注册人名义变更为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注册有效期限至2022年3月27日。
  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据以抗辩商标的注册情况
  案外人临沂市长兴电气有限公司于2001年6月28日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第11类中的厨房用抽油烟机、排气风扇、炉子、消毒碗柜、饮水机、小型取暖器、燃气灶。2007年6月28日,核准转让至案外人山东欧普科贸有限公司名下;2009年8月19日,核准转让至案外人殷某名下;2013年4月25日,核准转让至案外人嘉兴市伟普电器有限公司名下;2013年12月24日,核准转让至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名下。经续展该商标有效期至2021年6月27日。另,案外人山东欧普科贸有限公司于2008年9月1日与王店欧普厂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将第XXXXXXX号商标许可后者使用在所核定的商品中的小型取暖器中的浴霸、集成吊顶上,许可期限为2008年8月2日至2018年8月2日。同日,双方另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将第XXXXXXX号商标许可后者使用在所核定的商品中的排气风扇上,许可期限为2007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2日。上述两项许可均未向商标局申请备案。
  案外人张1于2007年10月28日核准注册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第6类中的保险柜、车辆用金属锁、金属锁(非电)、树木金属保护器、铜、铝塑板(以铝为主)、车辆紧固用螺丝、集装箱,注册有效期限至2017年10月27日。2013年1月8日核准转让至案外人嘉兴市伟普电器有限公司;2013年11月8日核准转让至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另,2011年4月21日,张1向商标局提交《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申请书》,授权许可王店欧普厂将该商标使用在核定类别中的铝塑板(以铝为主)上,许可期限为2011年4月11日起至2017年10月27日止,该许可于2011年11月23日完成备案。
  除上述注册商标外,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还享有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等注册商标专用权。
  四、被控侵权所涉公证内容及相关陈述
  2014年9月23日,在上海市静安公证处公证员陈某某及该处工作人员金某的监督下,原告代理人程联明利用该处电脑连接互联网,进行了如下操作:
  于地址栏内录入www.1688.com,进入阿里巴巴网站,在搜索栏内搜索“嘉兴市秀洲区王店欧普厂”,点击搜索结果,进入同名网络店铺,该店铺首页展示有“”的字样,公司介绍中有“欧普电器厂是各类浴霸、换气扇、取暖器、集成吊顶等小家电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专业企业……”。右侧的公司相册栏目中由铝扣板、多功能取暖器、换气模块等产品照片,点击集成空间—照明模块(11张图片),出现名为射灯-1OP300D-4的产品照片。
  进入百度并将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设置作为搜索词进行搜索,点击第一项搜索结果链接,进入网址为www.oupudd.com的网站,首页左上方显示有“OPOUR欧普吊顶”“空间美学上层生活”字样,点击公司简介链接,显示为“欧普吊顶隶属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是各类换气扇、取暖器、集成吊顶等小家电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专业企业……”。点击产品展示栏目中的欧普吊顶~常规300一项,出现全铝电器、热销电器两项子栏目,右侧展示为“内循环双核取暖器”照片。点击欧普吊顶~上典320中的子栏目花边板出现若干带花纹面板照片,右侧显示有“双模取暖(取暖器)”的实物照片。随后,点击欧普吊顶~艺术筒灯,子栏目显示有圆灯及方灯,右侧的产品展示栏中载有方形及圆形灯具若干。点击品牌加盟标签,页面显示有《你创业我支持赢未来欧普吊顶大型创业计划寻找中国合伙人》一文,文中多处使用了欧普吊顶字样。点击欧普家园栏目标签,显示有嘉兴欧普公司的联系方式。2014年9月25日,上海市静安公证处就上述两项公证内容分别出具(2014)沪静证经字第4372、第4373号公证书。
  另,经审理中勘验,www.oupudd.com网站中除前述内容外,还展示有名为OP320PTC浴霸、OP320H换气(扇)、OP320G光波浴霸等产品的宣传照片。
  2013年9月7日,甘肃省兰州市国信公证处公证员杨某某、公证员助理王某1与原告欧普照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维至兰州市雁滩家居市场4号楼1楼的欧普空间美学商铺,徐维以消费者身份购买OPOUR照明电器一台,并获取销货单及印制姓名为刘某某的名片一张。甘肃省兰州市国信公证处工作人员对上述所购的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后,于2013年9月24日出具了(2013)兰国信公内字第12324号公证书。该公证书后附照片显示,所购产品名称为OPOUR照明电器,型号为OP600D,外包装正面及侧面注有“”标识,内有平板方灯一台。庭审中原告未向本院提供前述公证所购商品实物。
  2014年7月12日,经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授权,平阴县明德知识产权服务中心派遣委托代理人王某2,在山东省平阴县公证处公证员孙某、公证人员王3的监督下至至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王店镇百乐路百乐桥东侧路南的嘉兴欧普公司的住所地,经洽商,从自称为郝某某的业务员处获得名片一张(其上有郝某某所书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山东总代理王姓人员的联系方式)及产品宣传手册两本(名称分别为《产品选购指南》及《欧普取暖器》),并对嘉兴普公司入口、展示店、广告牌进行拍照。2014年7月28日山东省平阴县公证处就上述公证内容出具(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公证书。公证书后附照片显示,郝某某的名片上标注有“OPOUR欧普吊顶”字样、嘉兴欧普公司企业名称及联系方式;《产品选购指南》正面“”标识,内容分为灯暖系列(均带有灯泡组件)、LED照明系列、换气模块、碳纤维取暖(部分带有灯泡组件)、光波取暖器(部分有照明灯泡组件)、PTC取暖系列等,封底印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企业名称及联系方式;《欧普取暖器》首页印刷有“”标识,其中展示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产品图片。宣传手册底封除印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企业名称及联系方式外,在时尚个性栏目中有如下描述:“……设计师敢于打破传统设计风格……大胆运用时尚色彩……赋予产品更强……更具个性化的装饰效果,并引领浴霸行业掀起一场外观革新狂潮……”。
  2014年7月25日,平阴县公证处公证员朱某某与公证人员王3监督平阴县明德知识产权服务中心代理人王某2,于济南市天桥区济泺路晨光市场C区XXX-XXX号“小王电器商行”内购买了“欧普取暖器”三台、“欧普浴霸”一台,并取得销货清单及“济南小王电器行王某4”名片一张。2014年8月7日,山东省平阴县公证处就上述购买过程出具(2014)平阴证经字第412号公证书。经庭审勘验:1.公证所获名片中王某4的联系方式(手机)与(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公证书中郝某某所书嘉兴欧普公司山东总代理王姓人员的联系方式相同,名片正面左侧印有“”“长城”“YANGZI”等多个标识,背面经营范围印有欧普浴霸,长城电风扇、电取暖器,扬子电风扇、电取暖器;2.四台商品中,名称标注为欧普浴霸的商品外包装上仅载有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的名称及联系方式,型号注明为OP-2,再无其他生产者信息。剩余三台名为欧普取暖器(侧面标注名称均为:多功能取暖器)的商品,商品外包装上载明的制造商为嘉兴欧普公司,其中的两台型号均为OP-2(货号分别为OP800BY-21、OP800B-6),另一台为OP-1(货号为OP800BY-47),该三台商品外包装的顶面均印有“欧普取暖器MultuseBathroomHeater”字样,正面及背面标注有“”标识;3.上述四件商品打开包装后可见,实物均主要由四大、一小五只灯泡组件及内置风扇组成,具备取暖、换气、照明的功能,并附有电源开关、通风管道、风门等部件。在名为欧普取暖器的三台产品中,产品塑封上印有“欧普取暖器”字样,产品合格证上载有“”标识,电源开关上标注有欧普字样,随附产品使用说明书一份,封面印有“”标识,正反面均印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企业名称,机身后粘贴的防伪验证标识上标注有字样。庭审中,原告现场刮开名称欧普浴霸的商品防伪标识,并当场拨打防伪电话,查询无结果。
  2014年12月17日,上海市徐汇区公证处公证员李某某与公证处工作人员顾某某监督原告委托人程联明至上海市金山区龙胜东路XXX弄XXX号门头显示为“上海武峰欧普集成吊顶”字样的店铺预定取暖设备2件、照明设备2件并现场取得荧光灯1个,产品订购单1张及名片2张,产品使用说明书一份。2014年12月22日,上海市徐汇区公证处对上述公证过程出具(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公证书。后附照片显示,该店铺门头(横向)载有“上海武峰欧普集成吊顶”字样,店招(纵向)载有“武峰扣板欧普电器”字样。店内放置有嘉兴欧普公司特约经销商证书,其上标注有“”标识。公证所获产品订购单左上角标注有“”标识。一张名片正面带有“”标识、经营者证吴仕根的姓名、联系方式,背面载有“专业生产各种欧普集成吊顶系列电器、浴霸、集成环保灶、换气扇等”字样。该名片上注有吴仕根的头衔为“市场部区域经理”。打开包装,内附的产品使用说明书封面印有“”标识,使用说明书载明的对应产品为嵌入式荧光灯具系列,末页为保修卡,载有被告欧普公司的企业名称及联系方式。当庭勘验实物,该商品名称为照明器具,型号为OP300LED,外包装除底面外均印有“”标识,载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名称及www.oupudd.com内容,未见欧普字样。包装内商品实物为一嵌入式LED平板照明灯,塑封包装及产品背面印有“OPOUR”标识亦无欧普字样,机身后粘贴的防伪验证标识上标注有字样。庭审中,两被告共同确认吴仕根建材店系嘉兴欧普公司位于上海市金山区的经销商。
  2014年7月15日,在山东省莱芜市凤城公证处公证员张某2、吴某的监督下,原告代理人王某2利用该处电脑连接互联网,进入www.oupudd.com,首页左上侧展示有“”标识,点击标签栏的走进欧普,显示有“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是各类换气扇、取暖器、集成吊顶等小家电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专业企业,……欧普电器秉承……,为客户提供完美的厨卫空间”,还附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具体联系方式。点击公司资讯中的嘉兴欧普电器联合央视演绎空间美学栏目,进入浙江网络电视台企业频道,出现与前述栏目标题相同的文章,该文中间穿插有含有“”标识的建筑物及“欧普空间美学”吊顶产品(以镶嵌相应功能器具及组件)的展示照片。点击产品商城,出现具体产品展示,其中分为新品推荐、电器、扣板、换气扇、多功能取暖器五项大类,电器大类项下展示有LED照明系列、PTC取暖系列、灯暖系列、光波取暖器、碳纤维取暖器等产品;经进入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显示,oupudd.com及chinaoupu.com域名的所属网站首页为www.oupudd.com,网站名称为嘉兴欧普公司企业名称,主办单位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进入1688.com网站,输入王店欧普厂的全称进行搜索,进入名称为王店欧普厂的全称的网络店铺,其中有王店欧普厂的介绍、产品展示;登陆QQ聊天程序,添加QQ号为XXXXXXXXXX[该QQ号与(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公证书中记载的郝某某名片上所记载的QQ号相同]的用户进行网络会话。其中,当王某2询问对方身份时,对方表示即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员工),王某2以不好销售为由询问对方为什么浴霸产品上都写为取暖器,并进一步表示相关产品虽然写的是取暖器,但其实就是浴霸时,该用户表示赞同。当王某2问到对方圆灯浴霸的年销售额能达到多少时,对方表示估计能够达到5,000万元。期间,该用户展示了两张标注有“”,名为欧普取暖器的商品照片,外包装侧面注有王店欧普厂名称。2014年8月21日,山东省莱芜市凤城公证处就上述公证过程出具(2014)莱凤城证民字第2847号公证书。
  2015年1月31日,在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公证员张3,公证人员王5的监督下,原告委托代理人卫某至北京市丰台区杜家坎环岛东北角的集美家居四层,门头标注有“欧普吊顶J43002”字样的店铺,购买照明电器、四灯取暖器各一件,收据、名片各一张,宣传册一份,缴款凭证、北京市建材买卖合同等交易凭据。2015年2月3日,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对上述公证过程中出具(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01026号公证书。结合公证书后附照片并对所购商品当庭勘验:1.四灯取暖期外包装除顶、底面外的四立面均标注有“”标识,名称为电器模块(侧面名称标注为取暖器),型号为OP600D。商品实物外部裸露四只灯泡,内置有风扇,并附电源开关、通风管道、风门等部件。其中电源开关面板上附有标识,机身后粘贴的防伪验证标识上标注有“”字样。面板右下方带有“OPOUR欧普”标识。包装箱内附一份《取暖换气系列产品使用说明书》,该说明书封面注有“”字样标识,封底载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名称;2.名为照明电器商品外包装标注有“”,位置与前述四灯取暖器相同,该商品型号为OP600D.开拆包装后的商品实物为一LED平板照明灯,及《取暖换气系列产品使用说明书》一份,商品实物塑封包装、面板右下角、背面的电器部件上印有“OPOUR”标识,背面防伪标签上标注有“”字样,《取暖照明系列产品使用说明书》,样式与前述商品相同。宣传册内页中标注有“OPOUR欧普吊顶”字样,封底印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企业名称。
  2015年11月13日,在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公证员李某某及公证人员顾某某的监督下,原告代理人程联明至上海市铜川路XXX号金盛装饰城二楼名称显示为“欧普厨卫集成吊顶”字样的店铺进行购买问询,销售员取出铝扣板一块及换气扇一台(未当场交货),现场可见铝扣板外包装上显示有“欧普吊顶”字样,换气扇外包装上显示有“欧普”字样标识。2015年11月18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就上述公证过程出具(2015)沪徐证经字第8402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所附照片显示,前述购买店铺的店招上展示有“OPOUR欧普厨卫集成吊顶”字样。
  2015年11月14日,在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公证员李某某及公证人员张某4的监督下,原告代理人程联明至上海市徐汇区永嘉路718弄收取铝扣板一箱、换气风扇一台、黄色标有集成吊顶字样的长条板材一套、附赠灯具及相关配件。同时取得的还有送货单及收据各一张。2015年11月18日,上海市徐汇区公证处就上述公证过程出具(2015)沪徐证经字第8403号公证书。结合公证书后附照片并对公证实物当庭勘验:1.换气风扇外包装注明的品名为取暖换气器具,型号(货号)为OP300H-6,包装箱除底面外均标注有“”,开拆外包装,内有换气扇一个,塑封包装上亦印有“欧普”标识,正面右下角印有“”标识,随附《换气系列产品使用说明书》一册,封面印“”标识,封底及机身背面载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名称,另有风门、通风管道等附件;2.铝扣板外包装上注明的商品名称为铝扣板模块,货号为“尼尔布特334”,数量为50片,外包装封箱带上印有欧普字样,正面及侧面“”标识。单件铝扣板正面塑封膜上印有“OPOUR欧普吊顶”字样,侧边及背面印有欧普字样。
  针对前述被控侵权内容,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确认:1.在前述公证所附实物中,除(2014)平阴证经字第412号公证书中所记载公证购买的名为欧普浴霸的产品并非为其生产外,其余商品均系其生产;2.原告主张侵权但未提供商品实物的公证内容,无法确认所涉商品系其生产。
  五、吊顶(装置)等涉案商品的国标定义
  2011年6月1日实施的《家用和类似用途多功能吊顶装置国家标准》(GB/T26183—2010)中规定,多功能吊顶装置为由若干吊顶板和功能器具组合而成的一种吊顶装置,它包括了功能器具、吊顶板、安装附件等组件。其中,吊顶板为将金属板材、金属复合板材、石膏、塑料等材料加工成方形、长方形、条形等各种形状,用于吊顶的装饰板;功能器具为具有取暖、照明、换气等单一功能或多个功能组合而成的器具。该标准适用于家用和类似用途,如浴室、厨房、客厅等场所使用的集照明、换气和(或)取暖等功能为一体的多功能吊顶装置。
  2003年8月1日实施的《家用和类似用途的交流换气扇及其调速器》(GB/T14806-2003)中换气扇的定义为“从隔墙的一方到另一方,或从安装在风扇进风口、出风口一侧或两侧的导管内作交换空气用的风扇”。
  1999年5月14日批准的《铝塑复合板国家标准》(GB/T17748—1999)中对铝塑复合板(简称为铝塑板)的定义为,“以塑料为芯层,外贴铝板的三层复合板材,并在表面施加装饰性或保护性涂层”。上述定义中的铝塑板主要适用于建筑装饰用途。
  2009年9月1日实施的《浴室电加热器具(浴霸)》(GB/T22769—2008)中,浴霸的定义为固定在浴室使用的非储热式室内加热器,简称浴霸。因为它经常还兼具换气、照明等功能,所以也被称为浴室多功能取暖器。在浴霸分类项下的辐射式类别中,明确载有一类通过红外线灯泡辐射方式传热的浴霸。
  六、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使用情况
  庭审中,原告出具外包装印有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LED球泡一枚,球泡上注有“2014.03.18”字样。另,原告于2013年12月31日与案外人上海市普陀区依明灯饰经营部签订零售渠道直供商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授权后者销售带有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等标识的产品。
  七、王店欧普厂涉诉情况
  案外人中山市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欧普照明有限公司以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殷某(系王店欧普厂经营者)为被告提起诉讼,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09)沪一中民五(知)初字第115号民事判决,认定由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殷某共同生产的,由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对外销售的,标注有欧普字样,型号为OP300D集成吊顶专用组件荧光灯具,以及型号为OP600H-13具备取暖、照明、换气功能的集成吊顶组件构成对两原告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权利的侵害,并应依法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两被告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3月17日作出(2010)沪高三(知)终字第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外人中山市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欧普照明有限公司以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殷某(系王店欧普厂经营者,下同)为被告提起诉讼,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审理后作出(2009)浦民三(知)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认定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殷某共同生产的,由上海帅维电器有限公司对外销售的,标注名为“欧普浴霸”的商品侵害了两原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权利的侵害,两被告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22日作出(2010)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7号民事判决,维持了上述认定。
  八、其他
  商标局于2002年颁布《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基于尼斯分类第八版),其中第11大类编号为1109的“卫生设备(不包括盥洗室用具)”项中未包括“浴霸”产品,而小型取暖器归于编号为1111的“小型取暖器”项中。商标局于2007年颁布《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基于尼斯分类第九版),其中,在第11类编号为1109的“卫生设备(不包括盥洗室用具)”项中包括了“浴霸”,而小型取暖器仍归于编号为1111的“小型取暖器”项中。
  庭审中,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明确或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共同确认如下内容:1.原告于本案中指控侵权的全部商品均系适用于集成吊顶上的组件;2.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仅生产适用于集成吊顶上的产品及组件;3.集成吊顶多数情况下适用于厨卫,但不仅限于厨卫;4.原告本身亦生产集成吊顶产品;5.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在全部涉案商品上标注欧普标识,系对享有权利之第XXXXXXX号、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使用,而非对嘉兴欧普公司字号的使用。
  此外,原告欧普照明公司还表示,本案诉讼过程中,除(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公证书外,其他作为侵权指控依据提交的公证书记载的公证事实,或未作为侵权事实在其他法院提起诉讼。
  上述事实,除原、被告当庭陈述外,另有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提供的验资报告、商标注册证、争议裁定书、(2010)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号、(2010)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7号民事判决书、(2014)沪静证经字第4372号、第4373号公证书、(2013)兰国信公内字第12324号公证书、(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第412号公证书、(2014)苏相证经内字第89号公证书、(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公证书、(2014)莱凤城证民字第2847号公证书、(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01026号公证书、(2015)沪徐证经字第8402号公证书、(2015)沪徐证经字第8403号公证书、相关公证购买商品、实物样品、零售渠道直供商合同等;被告嘉兴欧普公司提供的商标注册证、商标注册基本信息、国家标准、浙政办发[2013]42号文、个体工商户转型证明、第XXXXXXX号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底档等证据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庭审中,原告向本院提交由北京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出具的调查报告,欲证明嘉兴欧普公司的生产、宣传情况,两被告不认可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注意到,该调查报告系原告单方委托案外第三方制作,制作过程不明,其上所载内容在无其他证据予以印证的情况下,无法确保能够还原嘉兴欧普公司生产、宣传的真实情况,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可;原告提交(2015)沪徐证经字第1389号公证书,欲证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经营规模,嘉兴欧普公司否认公证书所载网站信息由其发布,不认可相应证明目的,本院判定,在原告出示证据尚不足以证明相关信息由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刊载、发布的情况下,对前述公证书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原告为证明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同类产品行销全国范围,且曾在销售中因侵权遭到行政查处,提交裕市监罚字(2014)第24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因该处罚决定书中被侵害之注册商标并非本案原告主张之权利商标,故本院认定该决定书与本案无关联,相关主张不予采纳;又提交有沈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先行登记保存证据通知书及官渡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实施强制措施决定书,两被告对前述通知书加盖有公章的内容表示认可,因实施强制措施决定书未出示原件,故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注意到该通知书仅有文字部分加盖有公章,后附查扣照片无任何签章,故本院对后附照片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况且上述通知书并不能佐证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认定侵权之结论,故本院对其不予采纳,至于实施强制措施决定书,本院对两被告的质证意见予以认同,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告提供产品选购指南一份,据其陈述,该指南系随同(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公证过程中一并取得,欲证明两被告实施的商标侵权行为,两被告以相关公证书中未记载为由,否认该产品选购指南的真实性。本院注意到,原告提交的产品选购指南既未经公证处封装,相关公证书内容对此节亦无记载,对于原告所持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相关证据不予采信。另,原告还提交若干判决作为证据佐证其主张,本院注意到,原告并未提交上述判决的生效证明,即便生效,其内容与本案系争法律关系亦无必然联系,故本院对其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根据前述认定事实,综合考量各方诉辩主张,案件所涉争议焦点如下:一、两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二、嘉兴欧普公司使用欧普字号企业名称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若构成商标侵权或不正当竞争,承担民事法律责任的具体内容。
  一、关于商标侵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院注意到,集成吊顶并非一项固定、通用的商品类别,其通常由不同组件拼装、组合而成。其中的功能组件往往单一或复合地具有照明、取暖、换气功用,并可根据具体的适用环境选择安装不同类型的功能组件。有鉴于此,判断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集成吊顶产品标注“欧普”文字侵权与否,必须立足于对具体组件的甄别定性,不宜笼统地将结论延及至集成吊顶全部。本案中,除(2014)平阴证经字第412号公证所购名为欧普浴霸的产品,因嘉兴欧普公司否认且防伪查询无果,无法认定为嘉兴欧普公司生产外,本院认定原告提交作为侵权主张的其他公证商品均系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现本院以评判原告指控的照明灯、取暖器、换气扇与铝扣板四类公证购买商品标注“欧普”文字是否侵权为先导,逐一对原告的全部侵权主张详加回应:
  (一)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换气扇、铝扣板未落入权利商标排斥范围,标注“欧普”不构成侵权
  关于换气扇,该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并无例举。依据该商品的外观及功用,结合国家标准中对应的定义,即“从隔墙的一方到另一方,或从安装在风扇进风口、出风口一侧或两侧的导管内作交换空气用的风扇”,换气扇理应归入2007年颁布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第九版)第11大类项下第1106“干燥、通风、空调设备”群组中的排气风扇(C110017)商品项下,属于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故本院认定,前述换气扇产品上标注“欧普”字样,系嘉兴欧普公司在己方注册商标核定的商品类别上行使权利。至于原告主张换气扇理应纳入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排斥范围,构成侵权的主张。本院认为,如原告认为注册在后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项下核定的商品构成相同或者类似的,理应向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该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商标民事纠纷的审理范围。至于原告提出换气扇与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商品构成类似商品,应纳入排斥范围的主张。鉴于嘉兴欧普公司系在换气扇上规范使用己方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且第XXXXXXX号商标核准注册在后,故本院判定换气扇未与第XXXXXXX号商标项下核定商品构成类似商品,原告的相应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铝扣板,《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对铝扣板并无明确归类,结合商品外观及实际功用,比对相关国家标准,本院认定该商品应属于第6大类第0603金属建筑材料群组项下的商品,不在嘉兴欧普公司享有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内,但却未落入原告权利商标专用权的排斥范围,原因如下:其一,《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的铝扣板所属类似群组与原告权利商标核定商品群组存在差异;其二,原告并未在本案中申请认定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为驰名商标,故该商标既往作为驰名商标被保护的经历,并不在本案中当然产生跨类保护的法律效果,而基于现有知名程度,其享有的排斥范围无法及于铝扣板;其三、原告证据均未佐证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已达到知名程度,亦未能进一步举证证明该商标的核定商品与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铝扣板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相同,或相关公众通常会认为两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足以导致误认、混淆。据此,本院结合原告的权利主张,认定嘉兴欧普公司在铝扣板上标注“欧普”字样不构成对原告权利商标的侵害。
  (二)嘉兴欧普公司在灯具、浴霸及相关包装、说明书等处使用“欧普”字样构成对权利商标的侵害;吴世根建材店实施了相应的销售行为,亦构成侵权
  1.被控侵权的照明灯、取暖器落入权利商标核定的商品范围
  关于照明灯,鉴于(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公证所购型号为OP300LED,以及(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01026号公证所购型号为OP600D,名称同为照明器具的两件商品经拆封勘验均系照明灯,故本院认定上述商品与原告主张权利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灯、日光灯管,以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灯(照明灯)系同一种商品。另,因原告未提供(2013)兰国信公内字第12324号公证书所附公证实物,无法判定所购商品是否由嘉兴欧普公司生产,故本院对原告据此所持主张难以采纳。
  关于取暖器。首先,从(2014)平阴证经字第412号公证所购名为“欧普取暖器”(型号分别为OP-1、OP-2)及(2015)京方正内经证字第01026号公证所购名为“电器模块”的实物外观及构成部件观察,由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取暖器及电器模块均具有照明、换气、取暖功能。同时,本院结合国家标准中有关浴霸的定义及分类,尽管前述所购商品名称不同,但名为取暖器及电器模块的设备,无论从实物构造、功能适用还是具体用途来看,彼此并无差异,且均与原告主张权利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浴霸特征相同。其次,部分涉案细节尚可印证嘉兴欧普公司对其生产的“取暖器”与浴霸的一致性并不否认。例如(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公证所获的《欧普取暖器》宣传材料封底时尚个性栏目中“……引领浴霸行业掀起一场外观革新狂潮……”的描述,以及(2014)莱凤城证民字第2847号公证所载QQ聊天记录中,嘉兴欧普公司工作人员对名售取暖器,实售浴霸的认同等记载。据此,本院认定,由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涉案取暖器及电器模块,其实质为原告第XXXXXXX号商标项下核定的浴霸。
  庭审中,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辩称,根据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注册当时所依据的商品分类,小型取暖器一项应包含浴霸,后因商品分类的历史演变导致重读。即便法院认定涉案取暖器与浴霸属相同商品,考虑到历史因素,亦不应当判定嘉兴欧普公司在涉案取暖器上标注欧普文字为商标侵权。对此,本院注意到,商标局在2007年颁布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基于尼斯分类第九版)中首次出现浴霸产品,小型取暖器以及浴霸在分类表第11大类中均归入不同的小类,同时结合相应国家标准中对于浴霸的定义来看,一方面浴霸被称之为“浴室多功能取暖器”本身即限定了该产品的适用范围在于浴室,另一方面浴霸通常还兼具换气、照明等项功能,而并不仅限于取暖,故两者之间并非嘉兴欧普公司所称的涵盖关系。嘉兴欧普公司所谓在核定商品上规范使用欧普商标的抗辩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2.被控侵权产品标注“欧普”字样系商标意义上的使用
  商标法规定,商标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本案中,大量公证实物表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在其生产的灯具、浴霸及相关包装、使用说明书中,直接印刷或贴附含有欧普字样的标识,其目的就是为彰表商品来源,故本院认定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
  3.照明灯、浴霸上使用“欧普”标识与权利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
  将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在其生产的照明灯、浴霸及其外包装上标注的“欧普”字样与原告权利商标的汉字内容隔离比对,彼此除字体有别外,构词文字、识别元素及呼叫功能完全一致,宜视其与权利商标的汉字部分相同。据此,本院认定嘉兴欧普公司使用的“欧普”标识与原告享有权利的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相同,与第XXXXXXX号图文组合商标构成近似。
  综上,鉴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生产的取暖器、照明灯上使用与原告享有权利的第XXXXXXX号文字商标相同的“欧普”文字,系于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权利商标相同的商标,故依法应被认定构成商标侵权。与此同时,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在照明灯上使用与第XXXXXXX号图文组合商标近似的“欧普”标识,系在于同种商品上使用与权利商标近似的商标,足以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发生误认、混淆,故本院亦认定构成商标侵权。被告吴世根建材店因销售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照明灯,故其构成对原告权利商标的侵害。
  庭审中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辩称,其除“欧普”字样外,尚在所产、销的侵权商品上标注自有的第XXXXXXX号等注册商标,且属规范使用,不会造成社会公众的混淆误认。对此本院认为,侵权商品所标注的第XXXXXXX号等注册商标分别由拉丁字母或图案组成,根据我国消费公众的语言呼叫、使用及辨识习惯,尚不足以避免公众因欧普文字侵权使用而产生对商品来源及关联关系的误认、混淆,故被告据此持有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三)对原告其他商标侵权主张的评判
  如前所述,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享有在核定的商品范围内,标注欧普文字的商标权利,故判定除公证所购商品外,原告其他侵权主张能否成立,需结合欧普文字的具体标注情形加以判定。
  关于涉及1688.com网站中名为“嘉兴市秀洲区王店欧普厂”网络店铺内容的侵权主张。本院认为,原告并无证据证明该网络店铺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运营所有,或其上被控侵权内容由其登载发布,故对原告相应侵权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名为《欧普取暖器》的宣传手册。其中欧普字样的标注,已具备识别、区分商品来源的功能,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有鉴于该宣传手册中所展示的所谓取暖器,实际均为浴霸产品,故根据本院之前的论述,嘉兴欧普公司在宣传手册首页标注欧普字样,已构成对原告第XXXXXXX号商标的侵害,但上述使用行为因未落入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排斥范围,故不构成对该商标的侵害。
  关于www.oupudd.com网站中出现的“欧普吊顶”字样。首先,前述欧普字样的标注具有明确的区分商品来源的意义,属于商标意义上的使用。其次,www.oupudd.com网站中既展示有落入原告权利商标排斥范围的照明灯、浴霸,又展示有原告权利商标无法排斥,却为被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所涵盖的换气扇等商品。如前所述,(集成)吊顶并非一项固定、通用的商品类别,而是含有诸多组件。现嘉兴欧普公司概括地在吊顶前标注“欧普”字样,显然不当地扩张了自身商标的权利覆盖范围,此种形式的不规范使用,极易使相关公众对前述网站中展示的照明灯、浴霸来源发生混淆,误以为是原告商品或认为与原告商品存在特定联系,故本院认定嘉兴欧普公司在其运营所有的www.oupudd.com网站标注“欧普吊顶”字样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权利商标的侵害。另(2014)平阴证经字第403号公证书中嘉兴欧普公司职工郝某某名片上标注的“欧普吊顶”、产品选购指南,(2014)沪徐证经字第8167号中,被告吴仕根建材店门头店招中使用的“欧普集成吊顶”、“欧普电器”字样,以及标注欧普字样的吴仕根名片、产品订购单等与前述情况相同,均构成侵权,本院不再赘述。
  另需说明的是,两被告确认构成侵权的吴仕根建材店的门头、店招、名片、产品订购单等侵权物品均系吴仕根建材店所为,鉴于原告并无证据佐证上述侵权物品系嘉兴欧普公司统一要求或制作,故本院结合其他涉案公证书所展示销售场所装潢、凭据材料等与吴世根建材店情况存在差异,缺乏统一样式的实际状况,推定两被告陈述内容属实,相关侵权责任应由吴仕根建材店独立承担,原告所持二者构成共同侵权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二、嘉兴欧普公司使用欧普字号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本院认为,厘清案外人王店欧普厂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是判定不正当竞争构成重要前提,故有必要对此先予界定。本院注意到,作为前身的王店欧普厂性质为个体工商户,而嘉兴欧普公司的性质则为有限公司,责任财产的承担范围及组织形式上的巨大差异,决定了两者不可能径行实现法律权利、义务的先后承继。该论断亦由涉案证据佐证,如浙江昌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浙昌会所验(2013)017号验资报告及相关附件中,明确载有嘉兴欧普公司(筹)新设出资的内容,其间并未涉及到王店欧普厂清产核资、整体作价转为出资、债务剥离等内容;再如浙政办发[2013]42号文中,亦明确载有原个体工商户履行注销登记之内容。故本院认定,无论王店欧普厂注销前是否完成过规范清算程序,其与嘉兴欧普公司因相关侵权行为所负之债务内容,彼此独立,不发生承继。
  虽然王店欧普厂与嘉兴欧普公司彼此的法律责任不发生承继,但两者间的历史渊源及改制政策因素却不容忽略。浙政办发[2013]42号文为强化向现代企业升级的导向作用,保证前后主体业务经营的连续性,特别规定允许个转企企业依法继续使用原字号及荣誉。有鉴于此,本院采纳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使用欧普作为字号系对前身王店欧普厂字号的沿用之抗辩主张。但沿用并非意味着嘉兴欧普公司使用欧普字号必然不侵害他人竞争权益,判断其行为是否合法,在于考察嘉兴欧普公司及其前身王店欧普厂选取欧普字号的营业实际,以及嘉兴欧普公司使用欧普字号的行为是否会导致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混淆。
  本院注意到,王店欧普厂在经营过程中,与案外人山东欧普公司于2008年9月1日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取得了核定商品包括换气扇在内的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自2007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2日的使用权;嗣后,王店欧普厂经营者殷某更是于2009年8月19日受让持有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至2013年1月16日王店欧普厂转型为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之时,而2013年12月24日,上述注册商标又转让至嘉兴欧普公司名下,并实际使用于其生产的换气扇上。上述一系列事实表明,无论是改制前的王店欧普厂还是改制后的嘉兴欧普公司,均享有在换气扇等商品上标注“欧普”商标的权利,故其使用欧普字号确有相应的权利基础,具备一定合理性。本案中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生产的商品及部分宣传推广资料中,企业名称标注完整、规范,不会因标注企业名称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综上,原告相应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商标侵权的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规定,构成侵害商标专用权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法律责任,故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及吴仕根建材店应当停止实施侵害原告权利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关于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因商标侵权行为赔偿的经济损失。首先,鉴于原告针对第XXXXXXX号权利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提交有相关商品实物、交易合同等证据,本院据此判定第XXXXXXX号权利商标确已获得实际使用,嘉兴欧普公司主张该商标未实际使用的抗辩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其次,因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未就侵权造成的实际损失或嘉兴欧普公司的违法所得向本院提供相应证据,现其要求按照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金额,本院予以支持。本院注意到,首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相继作出的(2010)沪高三(知)终字第1号、(2010)沪一中民五(知)终字第17号民事判决中均涉及到嘉兴欧普公司前身王店欧普厂,且认定王店欧普厂实际生产,应用于集成吊顶之上的荧光灯具与浴霸产品构成侵权,并着重对小型取暖器与浴霸之间的区分作出界定。其后王店欧普厂虽然发生了企业转制,但主营业务范围得以延续,原经营者殷某亦成为了被告嘉兴欧普公司的股东。综合上述因素,本院认为,完成转制后的嘉兴欧普公司应当充分注意到了在照明灯具及浴霸上标注欧普字样的法律风险。但其并未采取删除欧普标识或调整产品生产类别等审慎措施合理避免侵害他人商标权利,反而假以更换商品名称的手法,蓄意掩盖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事实,主观恶意不可谓不明显;其次,原告提交的侵权公证书涉及地域范围较广,可以据此认定侵权产品的销售地域并非局限于原、被告所处行政区划,而是在全国范围内具有相当地广度,本院对此予以考量。除以上因素外,本院同时还参考原告所持有权利商标的知名度、嘉兴欧普公司成立时间、经营范围与原告欧普照明公司的关联程度,嘉兴欧普公司欧普标识的使用情况,所涉商品型号类别的丰富程度等情节酌情判定。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嘉兴欧普公司刊载声明消除影响,本院注意到,有鉴于嘉兴欧普公司的商标侵权行为足以造成相关公众的误认、混淆,加之如前所述其主观恶意明显,影响范围较广,因此确有必要采取刊载声明、消除影响的方式对涉案事实予以澄清。但考虑到责任形式应与损害结果及相关影响相适应,本院判定被告嘉兴欧普公司于《中国灯饰报》上刊载声明。
  关于合理支出。首先,本院注意到,原告欧普照明公司放弃了要求被告吴仕根建材店连带承担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该变化属于原告对己方诉权的自决处分,且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尊重;其次,关于公证费,庭审中原告为证明其权属及侵权之事实,提交了多份公证书作为证据,并就相应支出费用向本院主张,但未就全部公证书向本院提交对应的付款凭证。对此,本院曾就前述公证支出之公证费用对应本案的唯一性询问原告,原告表示即使其他案件中需要负担,亦不排除在本案中承担。有鉴于此,本院考量相关权属证明公证可能涉及到多案重复使用之情况,酌情对其支出费用予以分摊。至于作为本院认定侵权成立依据的其他公证书,虽然原告未能出示相关付费凭据,但鉴于其已当庭提交公证书原件及对应公证实物,故本院对相关支付费用给予酌情判处;最后,关于差旅费,因原告未就此向本院出具支出凭据,亦未提供证据证明确属维权所需,故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案件受理费,本院注意到,原告于本案中提出了巨额的赔偿请求,该主张金额明显背离了涉案纠纷给原告造成的实际损害,同时也大幅增加了本无必要的涉案诉累。有鉴于经本院多次释明,原告仍坚持巨额诉请的情况,相关法律风险理应由其自行承担,故本院考量涉案纠纷性质、原告诉请合理性、所主张赔偿金额与实际判赔金额之比例等因素,依据公平原则判定案件受理费之负担。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第(八)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区吴仕根建材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侵害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的第XXXXXXX号“”及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其实施的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于《中国灯饰报》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本院审核,如不履行,本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公布本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负担);
  三、被告嘉兴市欧普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就其实施的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赔偿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合计人民币500,000元;
  四、驳回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2,100元,由原告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73,300元,被告上海欧普灯具有限公司、上海市金山区吴仕根建材店共同负担人民币8,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审  判  长 孙  谧
  代理审判员 于  是
  人民陪审员 韩国钦
  书  记  员 包  珺
    二〇一六年六月三十日
  相关案号:(2015)沪知民终字第198号 查看法律文书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