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沪72民初472号

原告:上海德韵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杨浦区。

法定代表人:张晓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栽,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告:上海中科鑫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房国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婷,该公司工作人员。

被告: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

代表人:邵云阶,该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剑锋,上海通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德韵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韵公司)和原告上海中科鑫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公司)为与被告美亚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美亚保险)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于201811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2018426日、530日,本院两次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2018612日,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德韵公司委托代理人宋栽、中科公司委托代理人郑婷和美亚保险委托代理人徐剑锋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两原告诉称:201599日,德韵公司委托中科公司与W.O.M WORLD OF MEDICINE ASIA LIMITED(以下简称WOM公司)签订购货合同,购买16台激光碎石机,总价值港币5248045元,并向美亚保险购买了货物运输险。货物于20151212日从德国汉堡起运,由THALASSA DOXA轮运往中国上海。2016112日,货物到达上海洋山港,后由船公司指定的上海德祥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祥公司)负责将货物提出至上海海关第五监管区。货物进库时,仓库工作人员发现两个托盘货物外包装破损,并拍照固定事实。20161028日,货物由中科公司指定运输公司送至德韵公司仓库,经德韵公司工程师开箱检验,发现外包装污损较严重、内部机器严重损坏。德韵公司立即告知中科公司,中科公司也随即将情况通报给美亚保险。20161227日,德韵公司委托上海东方国泰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公司)对本次货损事故进行调查分析和评估,结论是:推断货损发生在海运期间,货物过水、受外力撞击,造成内部谐振腔等重要配件损坏,16台设备均不同程度受损,无法正常工作,属于保单赔偿范围;定损金额为人民币3280000元。2017120日公估结论出具后,德韵公司、中科公司和美亚保险进行了多次协商,督促美亚保险启动理赔程序,但美亚保险始终不予配合,故两原告请求判令:1、被告向德韵公司赔偿因海运货损导致的损失人民币3280000元;2、鉴定公估费人民币65600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美亚保险辩称:1、两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货物卸船进库时两个托盘货物外包装破损并由仓库工作人员拍照的事实。2、两原告诉称于20161028日开箱时发现货损,此时保险责任期间早已届满,涉案货物在海关仓库储存超过9个月,已不属于正常运输过程中的临时存储,该仓库应视为保单载明的收货人最后存储处所,货物到达仓库时保险责任期间应终止。3、两原告所主张的货损没有事实依据,货物无外表损坏,两原告所诉称的激光输出能量值低于设计值系其单方检测,既未委托第三方,也未说明测试方法、工具、操作标准,且激光输出设计值并无国家标准,亦无贸易合同或保险合同约定。4、两原告无直接证据证明货损发生在海运期间,国泰公司的勘验系在货物卸船近一年以后,其所作出的货物在海运期间因过水、外力撞击受损的结论是推测所得,无事实依据。激光输出能量值低于设计值系机械本身设计缺陷、产品质量缺陷或长期存放后的性能衰减,与运输过程无关。5、货损并非外来风险所致,不属于承保风险范围,即便确实存在激光输出能量衰减,也属于保单条款中关于机械、电子电器失灵及货物固有瑕疵或性质致损的除外条款规定范围,被告对此不承担责任。6、两原告未及时向承运人索赔或起诉,致使被告不能行使追偿权利,被告有权拒绝赔偿。7、两原告所主张的货损金额系其自身报价,并未实际发生,也未证明该费用的合理性,被告对此不承担责任。8、公估费主张缺乏合同和法律依据,国泰公司的检验系两原告为其自身利益所为,未征询被告意见,也未通知被告进行联合检验,更非依据保险合同要求而进行,无权要求被告承担。9、两原告起诉已过二年诉讼时效。

两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共同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美亚保险质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1、代理进口协议,以证明德韵公司委托中科公司代理进口涉案16台激光碎石机,价值港币524.80余万元。被告认为,该证据形成于两原告之间,对真实性不认可。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原件,其上盖有两原告的印章,其记载内容与保险单、报关单等材料记载内容基本一致,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2、号码为EM72502532的货物运输保险单,以证明中科公司为涉案货物购买保险,投保金额为港币5248045.60元。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认可,但认为该保单为电子保单,由两原告在网上自行填写内容进行投保,保单实际签发于2016113之后,此时两原告已经发现货损却仍投保,违反了保单中的保证条款,并且货损属于除外责任,被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被告对保单真实性无异议,确认了双方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故对该份保单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证明内容以证据记载为准。

3、进口分拨货理货出证联系单,以证明涉案货物于2016118到达上海洋山港后,有两个托盘货物外包装破损,20161028提货时上海外轮理货有限公司出具了该份单据。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认为该证据为照片而非文件原件;其记载的拆箱理货时间为2016118,出具日期却为20161028,与残损情况应在当场记录的理货操作实践不符;内容载明复印无效,只能作为调换正常残损单使用,但两原告又未能提供调换的残损单原件;其上仅记载2件外包装破损,并非两原告所称的外包装严重污损、水湿以及16台设备均不同程度受损,无法正常工作。本院认为,该证据没有原件,无法查明来源,就其内容而言系拆箱理货9个多月后所出具,两原告未提供正式残损单,也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4、国泰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以证明涉案货损发生在海运过程中,货损价值为人民币3280000元。被告对公估报告主文真实性认可,认为报告附件均无原件,对除报关单和保险单外的其余附件真实性不认可,对报告客观性和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报告并非依据第一现场和第一时间的货物检验所出具,其原因分析基于推测,无事实和科学推理为依据。本院认为,该证据为原件,有公估师签名及公估公司盖章,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检验师在20161227到原告仓库查看货物并做出评估,此时距离货物到港已有11个月,无法反映货物到港时的实际状况,结合报告中对于事故原因均以“推测为”“推测出”等字样,故本院认定该份证据仅对货物情况起辅助证明和参考作用。

5、德韵公司出具的说明,以证明涉案货物维修费用高达人民币3280000元。被告认为,出具者韩大春是德韵公司员工,该证据系两原告单方陈述,无独立第三方检测,所述货物与涉案货物无关,且附件证书无原件,从内容上也难以看出韩大春受WOM公司授权检验,对该证据真实性、证明力均不认可。本院认为,该证据为原告单方出具,属于当事人自述,无其他证据佐证,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6、海损理赔申请书、邮件,以证明中科公司于201746向被告提出理赔申请。被告确认收到过该邮件及申请书,但认为申请书内容对货损事实、发生期间、货损原因等陈述缺乏事实依据,对关联性和证明内容不认可。本院认为,被告对收到该邮件及申请书并无异议,本院对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7、理货公司拍摄的集装箱照片,以证明货物在海关仓库时的状况。被告认为,该照片无法看出与涉案货物的相关性,也无法看出拍摄时间、地点和拍摄人,对真实性、关联性均不认可。本院认为,该证据来源不明,从照片内容亦无法看出与本案货物之间的关联性,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可。

8、保险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空白理赔表格,以证明被告于2016113通过电子邮件向中科公司发送了空白理赔表格。被告对真实性确认,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该邮件通过QQ邮箱发送,发送人身份不明,仅发送空白表格亦无法证明与本案相关,且邮件未书面显示已将货损通知被告。本院认为,该份邮件没有沟通内容,仅发送空白表格作为附件,无法显示与涉案保险业务存在关联性,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9、贸易合同和货款支付水单,以证明涉案货物货款已支付。被告认为该证据无原件,且水单中的收款人和付款人均显示为中科公司,对其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贸易合同虽非原件,但其记载内容与代理进口协议、货物运输保险单、报关单等记载一致,可以证明中科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向WOM公司采购涉案货物的事实,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货款支付水单并非原件,且其付款人、收款人均为中科公司,无法证明中科公司已支付了涉案货款,本院对银行水单的证据效力不予确认。

中科公司为支持其诉请,还单独提交了合作理赔协议,以证明德韵公司委托中科公司代为购买保险,中科公司以自己名义与被告签订保险合同,并协助德韵公司进行诉讼,胜诉后相关费用由德韵公司收取。德韵公司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认为能够证实德韵公司委托中科公司处理本案。被告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其内容与本案无关,不能约束被告。本院认为,该证据虽非原件,但该协议系两原告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德韵公司、被告均对其真实性认可,本院确认其证据效力。

被告为证明其抗辩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两原告共同质证及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1、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INSTITUTE CARGO CLAUSES(A)1/1/82)的条款内容部分节选,以证明两原告诉称的货损并非发生在承保期间;货损风险由非外来原因所致,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除外事项;即使两原告确有损失,也并非海运风险所致,系机器本身性质,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两原告对真实性未提异议,但认为该条款全称为伦敦保险协会货物保险条款(A),不明白为何要适用,认为本案应当适用中国海商法和保险法。本院认为,两原告和被告之间并非是对法律适用的争议,而是对保险单中约定保险条款的争议,该证据系保险单正面记载的保险条款内容,通过网络等渠道皆可查询,系货物保险业务中的常用条款,故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2、深圳市万宜麦理伦公估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万宜公估)出具的公估报告,以证明涉案机器表面未发现明显的外表物理性损坏迹象,两原告在货损发生后,未通知被告进行联合检验,也不同意共同委托独立第三方机构进行检验,无法判断机器是否存在故障以及是否由运输期间的意外事故造成。两原告陈述不知道该公估公司检验的情况,对报告真实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该证据为原件,有公估师签名及公估公司盖章,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报告中记载了检验师在2017213到原告仓库查勘货物的过程,自述并非激光产品的专业人员,无法现场判断测试结果及机器是否存在故障,故本院认定该份证据对货物情况起辅助证明和参考作用。

根据庭审查明事实及以上认定具有证明力的证据,本院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1599,中科公司接受德韵公司委托,以自己的名义与WOM公司签订购货合同,购买激光碎石机。根据合同记载,合同号为2015CSI/0338,日期为201599,买方为中科公司,卖方为WOM公司,货物名称为LITHOTRIPSY LASER U100PLUSLASER FIBER SILICONERFLEX300RPLUS 560um*3.5m,数量分别为16SETS400PCS,总价值港币5248045.60元。

涉案货物于20151212装载于THALASSA DOXA轮,从德国汉堡运往中国上海。根据提单记载:承运人为TCI INTERNATIONAL LOGISTICS GMBH,托运人为WOM公司,通知方为中科公司,收货人一栏记载为凭指示,装货港为德国港,目的港为上海港,提单编号为15/20/12/062/053,货物品名为LITHOTRIPSY LASER U100PLUS 16SETSLASER FIBER SILICONERFLEX300RPLUS 560um*3.5m 400PCS,装载于8个托盘上,提单签发日期为20151212

20151212,中科公司通过网络为涉案货物投保了货物运输保险,保险人为美亚保险,中科公司自行打印了电子保险单。保险单记载:保单号EM72502532-000000,被保险人中科公司,提单号码15/20/12/062/053,投保金额为港币5248045.60元,运输工具THALASSA DOXA轮,自德国运至中国上海,保险标的为LITHOTRIPSY LASER U100PLUS 16SETSLASER FIBER SILICONERFLEX300RPLUS 560um*3.5m 400PCS,起运日期为20151212,签发日期为20151212,保单正面载明“适用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INSTITUTE CARGO CLAUSES(A)1/1/82)、协会船级条款01/01/2001”等保险条款,还载明“不承保机械、电子、电器失灵的风险”、“不承保被保险货物在正常运输途中因为气温以及湿度变化所导致的任何损失损坏”。

2016112,该批货物到达上海洋山港,一直保存在海关仓库,两原告未办理清关提货手续。2016729,上海艾特报关有限公司向海关申请办理进口报关手续,报关单记载收货人为中科公司,进口日期2016112,货物为16台激光碎石治疗仪和配套光纤纤维,装载于8个托盘上。

20161028,中科公司委托运输公司将货物送至德韵公司仓库,德韵公司开箱,认为8个托盘的外包装均严重污损,其中2件污损残破严重,内部机器不同程度损坏。

2017210,国泰公司出具公估报告,陈述接受德韵公司委托于20161227对涉案货物进行调查,报告记载:现场外箱可见褶皱及污损,检验师在现场抽取了一台机器进行测试,有两项测试指标LASERENERGIE GESAMTLASERENERGIE 532NM低于出厂标准。根据发货前机器已经过严格检测,每台机器配有检测证书,到港之后货物存放在德祥公司的仓库内未移动过,从而推测货损发生在海运运输途中,可能遭遇过水湿现象,并据此推测事故原因为海运运输中船只遭遇风浪导致船体颠簸,造成集装箱内机器震荡使核心部件谐振腔损坏,并且遭遇雨水导致外包装破损、脏污,定损金额为人民币3280000元。

2018125,万宜公估出具公估报告,陈述其接受美亚保险委托于2017213前往两原告存放货物的仓库查勘货物,报告记载:纸箱外表面有黑斑/霉斑,有两个纸箱外包装破损,机器表面完好,无物理性损坏,认为无法判断机器是否存在故障或能量低于设计值,也无迹象表明系运输期间意外事故造成机器故障,考虑到货物在港口保税仓库存放了超过9个月的时间未提货,海关保税仓库只是一般的存储场所,并没有温度或湿度控制措施,收货人所称的故障原因可能为货物长期堆放或机器未作适当调试所致。公估报告还记载由于被保险人不同意委托激光研究所等第三方专业机构鉴定的安排,建议美亚保险终止保险理赔。

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记载保险期间为“本保险自货物离开本保险单所载地点之仓库或储存处所开始运输时生效,经正常之运送过程,于下述运送条款之一情况时为止:交付本保险单所载目的地收货人所属或其他最终之仓库或储存处所;交付本保险单所载目的地或其途中之任何其他仓库或储存处所而由被保险人用为正常运送过程以外之储存或货物之分配或分发或被保险货物自货物于最终卸货港卸载完毕之日起届满60天。以上三种终止情形以孰先发生者为准”。

本院认为:

本案系海上保险合同纠纷,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一、原、被告之间的海上保险合同关系;二、保险责任期间终止的认定;三、涉案货物是否在保险责任期间内发生了保险事故;四、两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属于保单约定的除外责任;五、两原告是否存在实际损失。

一、关于原、被告之间的海上保险合同关系

美亚保险对于其系涉案海上货物运输保险的保险人以及两原告持有的电子保险单并无异议。中科公司是保单记载的被保险人。根据中科公司与德韵公司签订的代理进口协议记载,中科公司接受德韵公司委托,代为进口涉案货物,代为购买保险,德韵公司是涉案货物的实际所有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德韵公司对保险标的实际享有保险利益。故德韵公司作为货物的实际所有人与美亚保险之间成立事实上的海上保险合同关系。

二、保险责任期间终止的认定

保单中约定适用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根据该保险条款规定,下列三种情形以最先发生之情形作为保险责任期间的终止:①交付货物至保险单所载目的地收货人所属或其他最终之仓库或储存处所;②交付保险单所载目的地或其途中之任何其他仓库或储存处所而由被保险人用为正常运送过程以外之储存或货物之分配或分发;③被保险货物自货物于最终卸货港卸载完毕之日起届满60天。德韵公司当庭表明,涉案货物到达目的港后,其因资金短缺而未能及时提货,导致货物在海关仓库堆放超过9个月。该储存显非正常运送过程之中的储存,因此涉案货物到达海关仓库时,保险责任期间即终止。德韵公司长期未提货的行为不产生延长保险责任期间的结果。两原告在审理过程中表示,该保险条款全称为伦敦保险协会货物保险条款(A),不应在中国适用伦敦保险条款,而主张适用中国海商法和保险法。本院认为,两原告和被告之间并非是对法律适用的争议,而是对保险单中约定保险条款的争议。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系货运险业务中的常用条款,记载于涉案保险单的正面“条款、特别条件及保证”栏第一项,是本案投保人投保的主险条款,两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明本保险单存在其他的主险条款,故本院对于两原告关于协会货运保险条款 (A)1/1/82不适用于本保险单的主张不予采纳。

三、涉案货物是否在保险责任期间内发生了保险事故

两原告认为,涉案货物在海运期间因过水、受外力撞击,造成机器内部谐振腔等重要机芯配件损坏,16台机器不同程度受损,无法正常工作。美亚保险认为,涉案货物卸船进库时并未存在两原告诉称的两个托盘货物外包装破损的情况,两原告在20161028日开箱时保险责任期间早已届满,两原告无直接证据证明货损发生在海运期间,并且两原告所主张的货损也没有事实依据。本院认为,涉案保单的保险责任期间在货物到达海关仓库时终止,两原告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货物在卸船进库时存在货损,国泰公司在20161227日对货物进行查勘,此时货物已到港将近一年,公估时的货物情况并不能代表保险责任期间终止时的货物状况。并且公估师仅抽取了一台机器进行测试,对其他机器的受损情况则全部采用了两原告提供的结论。对于事故原因的分析,公估报告记载“本次事故的原因推测为海运运输过程中船只遭遇风浪……”,公估师对遭遇风浪等原因未作事实上的调查,亦不存在其他证据予以佐证,仅依据发货前机器已经过严格检测,每台机器配有检测证书,到港之后货物放在德祥公司的仓库内未移动过,即据此推测可能遭遇过风浪导致船体颠簸,造成集装箱内机器震荡使核心部件谐振腔损坏,货损发生在海运运输途中,其推测结论本院无法采信。两原告未完成货物在卸船进库时已存在货损的初步举证责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院对两原告关于涉案货物在保险责任期间内发生了保险事故的主张不予支持。

四、两原告主张的损失是否属于除外责任

涉案保险单约定“不承保机械、电子、电器失灵的风险”、“不承保被保险货物在正常运输途中因为气温以及湿度变化所导致的任何损失损坏”等除外条款,原告自述16台激光碎石治疗仪的激光输出值衰减,两项测试数值低于出厂数据,应当认定机器的核心部件谐振腔损坏,无法工作。本院认为,涉案货物的外表及零部件并不存在物理性损坏,激光测试数值显属“机械、电子、电器失灵的风险”,因此激光测试数值衰减所造成的损失属于保单明确排除的风险,构成保单的除外责任,保险人无需对此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五、两原告是否存在实际损失

根据中科公司与德韵公司签订的协议,中科公司代德韵公司进口涉案货物,德韵公司是涉案货物的实际所有人。德韵公司在庭审中陈述自其提取货物后并未对货物进行实际修理,也未支付过修理费用,故两原告并未产生实际损失。两原告还主张被告应当承担国泰公司鉴定公估费人民币65600元,但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两原告已支付了该笔费用,故关于鉴定公估费两原告也未举证证明已产生实际损失。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上海德韵贸易有限公司、原告上海中科鑫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3040元,由原告上海德韵贸易有限公司和原告上海中科鑫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原、被告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亮
  审  判  员 杨  帆
  人民陪审员 张  毅
  书  记  员 计晓庆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