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金融法院
行政判决书
案号:(2018)沪74行终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璐嘉,女,1977年3月17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委托代理人陆静丽(系上诉人王璐嘉之母),1948年2月4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普陀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严伯进。
  委托代理人杨标。
  委托代理人王远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
  法定代表人刘士余。
  委托代理人何兆飞。
  上诉人王璐嘉因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及行政复议决定一案,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8)沪0106行初4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3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8年2月13日,王璐嘉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以下简称:上海证监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内容为:1.沪证监信息复字[2017]34号提及的向上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证券)征求意见的文书以及上海证券回复的文书;2.上海证券提交的整改报告,对段海东、王少萍、强盾、宋一凡追责的文件;3.证监会有关证券类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4.上海证监局有关证券类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上海证监局于2018年3月12日作出延期答复通知书,告知王璐嘉因申请事项需进一步核查,延期十五个工作日作出答复。同年4月2日,上海证监局作出沪证监信息复字[2018]25号监管信息告知书(以下简称:被诉答复行为)。主要内容为:王璐嘉申请公开沪证监信息复字[2017]34号提及的向上海证券征求意见的文书以及上海证券回复的文书,上海证券提交的整改报告、对段海东追责的文件,予以提供;王璐嘉要求公开上海证券提交的对王少萍、强盾、宋一凡追责的文件,经核查上述信息不存在,无法向王璐嘉公开;上海证监局有关证券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为内部管理信息。上述监管信息告知书通过邮寄方式向王璐嘉送达。王璐嘉对被诉答复行为不服,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中国证监会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于4月18日收到上述申请。同月27日,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要求上海证监局提交行政复议答复意见书及相关证据材料。上海证监局于同年5月7日提供上述材料。中国证监会于同年6月15日作出(2018)6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维持上海证监局作出的被诉答复行为。行政复议决定书于同月19日向王璐嘉邮寄送达。原审判决另查明,2018年4月1日,王璐嘉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公开证监会有关证券类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5月14日作出监管信息告知书,答复王璐嘉其申请文件已在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公布,并告知查询途径,同时向王璐嘉提供《证券期货市场监督管理措施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实施办法》)。
  王璐嘉原审诉称:1.上海证监局未进行合理搜索即认定其申请的信息不存在,该查询结果说明系事后制作且在复议期间也未向中国证监会提供,故不具有效力;2.中国证监会及上海证监局有关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信息对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不属于内部管理信息,应予公开,上海证监局且与中国证监会答复矛盾;3.中国证监会作出复议决定超过法定期限程序违法,应予撤销。综上,请求撤销被诉答复行为及被诉复议决定。
  上海证监局原审辩称,其对王璐嘉信息公开申请事项的处理主体适格、程序合法、事实依据充分、适用法律准确,请求驳回王璐嘉的诉讼请求。
  中国证监会原审辩称,其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被诉复议决定于法有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王璐嘉诉讼请求。
  原审认为,上海证监局具有对王璐嘉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处理和答复的法定职权。上海证监局在收到王璐嘉申请后经延期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被诉答复行为并向王璐嘉送达相关告知书,程序合法。
  上海证监局在行政复议过程中未将查询的情况说明向证监会提供确实存在瑕疵,但不能否定查询事实的客观性;其次,现行相关证券监管规定并无要求上海证监局必须获取被监管单位对其员工的追责文件。故上海证监局对此作出的答复并无不当。原审庭审中各方均确认王璐嘉要求公开的“证监会有关证券类监管措施实施流程方面的规定或类似文件”系《实施办法》,该文件是中国证监会制定发布,属于中国证监会主动公开的信息。故本案中上海证监局直接以内部管理信息为由不予公开上述信息确属不当,但王璐嘉已向中国证监会申请信息公开且已经实际获取该文件,上海证监局的答复未对王璐嘉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上海证监局对于王璐嘉要求公开的信息确认系《上海证监局实施证券期货市场监督管理措施工作流程》(以下简称《工作流程》),该文件确为上海证监局制作,该《工作流程》仅用于指导内部工作人员,内容上未涉及公共利益;《工作流程》作为内部操作规范并未对外发生法律效力,也未对外发布,未对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产生实际影响。故上海证监局以该文件属内部管理信息为由作出答复并无不当。中国证监会作为上海证监局的主管部门,履行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法定职责。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4月16日收到王璐嘉行政复议申请后,要求上海证监局提供行政复议答复书及相关证据,后经审查于同年6月15日作出被诉复议决定并在合理期限内送达双方当事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审法院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璐嘉原审诉讼请求。王璐嘉对原审判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王璐嘉诉称:1.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系在诉讼中提供信息检索情况,无法证明涉案信息客观不存在;2.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的工作流程是在监管过程中产生的信息,不属于内部信息;3.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在行政复议过程中,未将有关查询情况说明向证监会提供,原审判决将其定性为瑕疵有误;4.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作出被诉复议决定超过法定期限,程序违法。5.原审审判程序中,原审合议庭审判程序违法。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适用《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第(二)、第(三)项规定,撤销被诉答复行为及被诉复议决定,支持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辩称,其并未获取上海证券内部追责文件,相关法律、法规也并未规定其应当获取被监管单位内部的追责文件。《工作流程》仅系指导其工作人员的内部流程,未设定相对人权利义务,也未作为执法依据,该工作流程不予公开并无不当。原审判决无误,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辩称,行政复议申请受理以该会法制机构收到之日为准,根据现有证据,2018年4月18日中国证监会法律部收到上诉人复议申请,该日期应当为复议申请受理日;行政复议决定书签发之日为被诉复议决定作出之日,被上诉人并未超过法定复议期限。上诉人已经实际获取了相关信息,其实体权利已经得到保障。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提供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照片、新闻报告,静安区人民法院向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的送达回证,送达回证网页截屏等材料,欲作为新证据提交。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及中国证监会均认为,上述材料不构成行政诉讼中的新证据。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提交的上述材料与本案被诉答复行为以及被诉复议决定合法性之间无关联,难以作为新证据采纳。经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无误,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海证监局具有受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并进行答复的法定职权。《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的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的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本案中,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收到上诉人王璐嘉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根据上诉人要求分别进行检索,经区分种类后进行了答复。对已经获取的文件,予以提供。《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三)项规定,依法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或者该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本案中,被上诉人经查找认定上诉人申请公开的部分信息不存在,据此,向上诉人告知其要求获取的“上海证券提交的对王少萍、强盾、宋一凡追责的文件”经核查不存在。上诉人要求公开的《工作流程》系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内部工作规范,且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亦确认,其作出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系公开发布的有关规范性文件,从未以内部工作流程作为依据,故该工作流程不予公开并无不当。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作出被诉答复行为后,向上诉人送达了《监管信息告知书》,执法程序并无不当。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具有受理对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并作出复议决定的法定职权。《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除前款规定外,行政复议申请自行政复议机关负责法制工作的机构收到之日起即为受理。本案中,根据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提供的证据,该会法律部文件处理单记载,收文以及初次批示时间为2018年4月18日。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受理复议申请后,向被上诉人上海证监局出具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经审查后认为被诉答复行为并无不当,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于同年6月15日作出被诉复议决定,并通过邮寄方式向上诉人送达文书,执法程序无误。上诉人称应以2018年4月16日作为复议申请受理之日,以《行政复议决定书》送达之日2018年6月19日为被诉复议决定作出之日,故被上诉人中国证监会作出被诉复议决定超过法定期限,该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表述被上诉人收到复议申请时间为2018年4月16日有所不当,应予纠正。上诉人以照片截图等主张原审程序违法,依据不足。原审判决其余理由本院予以认同,不再赘述。综上,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难于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王璐嘉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任静远
  审  判  员 盛宏观
  审  判  员 朱颖琦
  书  记  员 印  铭
    二〇一九年一月三十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