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沪民终46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声舟(上海)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时双。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乾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畅。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安卿,上海市光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叶,上海市光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声舟(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声舟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乾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海事法院(2018)沪72民初11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8年10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声舟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时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亿炯,乾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薛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声舟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书,依法改判乾乐公司归还声舟公司涉案货物,若无法返还,则赔偿声舟公司支付的订舱费人民币4,459元,本案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乾乐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乾乐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向承运人的代理上海锦昶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昶公司)支付了订舱费人民币4,459元;二、本案存在两张货代提单,分别由上海镱沛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镱沛公司)和乾乐公司出具,涉案货物的实际订舱人为镱沛公司,故前案(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系诉讼诈骗案件,应当将相关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办。
  乾乐公司辩称,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乾乐公司接受委托后,完了订舱、签发提单,将货物运抵目的港,已经完成了运输合同项下承运人应尽之义务。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舟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其于2014年从台湾进口两批人造石墨片,后因货物质量问题,经声舟公司与卖方合爵有限公司(JOINTDUKELIMITED,以下简称合爵公司)协商,声舟公司将前述货物予以退货。声舟公司委托案外人镱沛公司办理货物退运事宜,后由镱沛公司委托乾乐公司进行涉案货物海上运输。乾乐公司违背声舟公司指示,以转口贸易的方式,强行将涉案货物出口。货物到达台湾基隆港后,乾乐公司未按声舟公司要求交付货物。目前涉案货物仍在乾乐公司台湾代理人仲天航空货运承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仲天公司)的控制之下,致使该货物一直滞留基隆港,既无法交付收货人,也无法返还上海。为此,声舟公司请求判令乾乐公司返还提单号为LARKKEEXXXX011项下人造石墨片,若无法返还,则由乾乐公司赔偿声舟公司相应损失,其中包括(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案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459.08元,二审上诉费人民币14,073.49元,声舟公司败诉后被执行费用人民币66,044.62元,共计人民币95,577.19元,同时由乾乐公司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2014年11月18日,声舟公司与合爵公司因货物质量问题签订退运协议,约定退运声舟公司分别于2014年6月5日与7月9日进口的两批人造石墨片,并由合爵公司负责因退运产生的一切费用,该费用将由声舟公司在其应付给合爵公司的货款中扣除。
  2015年5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审核通过针对上述货物的海关出境货物备案清单,其上显示的区内经营单位和收货单位均为上海骐翼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骐翼公司)。
  2015年5月17日,上述货物以编号为LARKKEEXXXX011的提单装船出运,乾乐公司签发了提单,提单显示的托运人为声舟公司,收货人为合爵公司,起运港上海,目的港台湾基隆,运费到付。锦江航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江公司)于同日签发了编号为JJTXXXX183的海运单,托运人为镱沛公司,收货人为仲天公司。根据(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民事判决书查明的事实及本案一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的确认,涉案货物系由声舟公司委托骐翼公司,骐翼公司委托镱沛公司,再由镱沛公司委托乾乐公司,乾乐公司通过锦昶公司向锦江公司订舱后实际出运。
  装载涉案货物的集装箱于2015年5月22日到达台湾基隆港后,因无人提货,承运人锦江公司向锦昶公司发出集装箱超期使用费收取通知,要求锦昶公司支付集装箱超期使用费6,364美元。2015年9月9日,锦昶公司向乾乐公司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并向乾乐公司实际收取了上述集装箱超期使用费6,364美元。
  2015年6月1日,镱沛公司向乾乐公司出具保函,确认镱沛公司委托乾乐公司签发涉案货代提单交予声舟公司,并承诺如日后有任何纠纷,均由镱沛公司承担责任,与乾乐公司无关。
  2015年7月20日,因声舟公司一直拒领货代提单,并拒绝支付货运代理费用,骐翼公司向上海海事法院起诉声舟公司,要求声舟公司领取提单并支付相应的货代费用,声舟公司同时提起反诉,要求骐翼公司返还涉案货物,如不能返还,则赔偿货物损失。上海海事法院于同年12月25日作出(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声舟公司向骐翼公司支付货代费用人民币20,119元及6,364美元,并驳回声舟公司的反诉请求。声舟公司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18日作出(2016)沪民终26号二审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为前述案件,声舟公司支付反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459.08元,二审上诉费人民币14,073.49元,案件被执行费用人民币66,044.62元,共计人民币95,577.19元。声舟公司确认,在该案被申请执行,其支付了被执行费用后,于2017年第一季度取得了涉案一式三份正本货代提单。
  2016年5月11日,台湾地区的财政部关务署基隆关发函至声舟公司法定代表人罗时双,告知其就声舟公司控告仲天公司侵占货物一案,因仲天公司系舱单显示收货人,声舟公司需联系承运人准备相关文件并向海关提出更正,方能变更收货人。
  2018年3月6日,声舟公司向乾乐公司发出通知函,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提单号为LARKKEEXXXX011项下的货物。一审庭审中,乾乐公司表示,在声舟公司付清目的港产生的堆存费、集装箱超期使用费等费用的前提下,声舟公司可凭持有的正本货代提单提取货物。
  一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确认,仲天公司系乾乐公司就涉案业务在目的港的代理人,目前涉案货物仍在仲天公司的控制下。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声舟公司与乾乐公司对双方之间就涉案货物建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声舟公司为托运人,乾乐公司为承运人的事实没有异议。根据双方的诉、辩主张,本案一审争议焦点为:一、声舟公司是否有权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二、乾乐公司是否应当赔偿声舟公司诉请损失。
  一、声舟公司是否有权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
  根据在案证据显示,乾乐公司接受镱沛公司之委托,通过锦昶公司向锦江公司订舱,并于2015年5月17日为托运人声舟公司就涉案货物的出运签发提单。涉案货物从上海出运后,于同年5月22日抵达台湾基隆港。因目的港无人提货,货物留置于基隆港至今,处于乾乐公司在目的港的代理仲天公司的控制之下。一审法院认为,乾乐公司接受委托后,办理订舱出运之手续,并签发提单,货物出运后顺利抵达目的港,故乾乐公司已经完成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项下承运人应尽之义务。涉案货物目前仍滞留于目的港原因有二:一、收货人始终未来提货;二、目的港滞留费用无人支付。就原因一,乾乐公司在签发提单后,声舟公司未及时领取提单,故而在关联案(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案中,骐翼公司一度诉请要求声舟公司立即领取涉案全套正本提单。在本案一审庭审过程中,声舟公司也确认其于2017年第一季度方领取了涉案正本提单,目前提单仍在声舟公司手中。因声舟公司长期不领取提单并转交收货人,亦不对涉案货物的处置作出指示,导致收货人合爵公司无法凭正本提单领取货物。就原因二,如前所述,因声舟公司的行为,导致收货人无法提取货物,致使货物长期滞留目的港,因此产生的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堆存费等滞留费用,理应由声舟公司负担。同时,按通常的货物交付流程,应由货代提单下的承运人先至实际承运人处提取货物后取得对货物的控制,而后凭货代提单合法持有人提交的正本货代提单释放货物。仲天公司作为涉案海运单上载明的收货人,同时亦是乾乐公司在目的港的代理人,其掌控货物并要求收取滞留费用,符合货物运输流转的操作惯例,并无不妥。
  综上,乾乐公司在履行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过程中,不存在违约行为。涉案货物长期滞留目的港并产生滞留费用,系声舟公司的行为所致,其无权在拒绝支付滞留费用的情况下,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
  二、乾乐公司是否应当赔偿声舟公司诉请损失
  如前所述,乾乐公司已履行涉案海上运输合同之义务,并无违约行为,故其无需赔偿声舟公司就海上运输合同项下的损失。此外,声舟公司在本案中所主张的损失,均系其为处理与骐翼公司就涉案货物的海上货运代理纠纷在前案(2015)沪海法商初字第2201号案中产生,与本案并无关联。故一审法院对声舟公司要求乾乐公司赔偿因无法返还涉案货物而导致损失的诉请,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对声舟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19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计人民币1,095元,由声舟公司负担。
  本案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声舟公司以乾乐公司出具的提单为证明,要求承运人乾乐公司向作为托运人的声舟公司返还涉案货物,乾乐公司对该提单亦表示认可,故本案系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二审争议焦点是:一、声舟公司是否有权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二、乾乐公司是否应当赔偿声舟公司支付的订舱费损失。
  关于声舟公司是否有权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本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涉案货物目前仍在乾乐公司的代理人仲天公司的控制下,并不存在无单放货或提单持有人提货不着的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规定,承运人应当妥善地、谨慎地装载、搬移、积载、运输、保管、照料和卸载所运货物。乾乐公司作为承运人将涉案货物运往目的港后,由于涉案货物在目的港长期无人提货导致产生了集装箱超期使用费、堆存费等滞留费用,乾乐公司要求先行支付滞留费用再行交付货物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故声舟公司无权要求乾乐公司返还涉案货物。
  关于乾乐公司是否应当赔偿声舟公司支付的订舱费损失。本院认为,乾乐公司已经履行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项下将货物从起运港运往目的港的运输义务,其有权收取订舱费,声舟公司要求乾乐公司赔偿订舱费损失的诉请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声舟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声舟(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辰旻
  审  判  员 高明生
  审  判  员 张  雯
  书  记  员 于  舒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