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案号:(2018)沪刑终110号

  原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华协峰,男。因本案于2016816日、同年122日、2017816日被取保候审,于20181022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郑菊萍,上海市国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被告单位上海豪熠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玺庆珠宝有限公司、被告人柳某甲、胡某某、刘某某、邱某某、周某、华协峰、万某、郭某某、金某、袁某某、高某犯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在一审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华协峰逃匿,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三日作出(2017)沪01刑初54号刑事裁定,对被告人华协峰中止审理。20181022日,被告人华协峰被公安机关逮捕归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其恢复审理,并于二〇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作出(2017)沪01刑初54号之一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华协峰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书面审理,分别听取了上诉人华协峰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柳某甲(另处)于201411月注册成立上海豪熠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豪熠公司),于20166月通过变更登记的方式成立上海玺庆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玺庆公司)。该两公司均由柳某甲的弟弟柳某乙担任挂名法定代表人,由柳某甲实际控制。
  20151月至20166月间,豪熠公司、玺庆公司(均另处)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柳某甲虚构西安数字科技技师学院、杭州申瑞置业有限公司、瑞安市银城商务宾馆有限公司债权转让项目和策划价格虚高的珠宝体验式销售项目,指使下属业务人员,采取在居民小区张贴广告、在路边发放传单、随机拨打电话等方式,以6.6%-26%的年化收益为诱饵,骗取社会公众投资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同)3.19亿余元。经审计,上述钱款除少量被用于投资经营,大部分被用于支付被害人本息以及供柳某甲个人使用、挥霍等,至案发共造成935名被害人实际损失1.7亿余元。其间,被告人华协峰进入豪熠公司,担任一区区域的总经理职务,领导下属员工销售,参与非法吸收公众资金3,158万元。
  2016816日,华协峰根据公安机关电话通知,自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并先后被公安机关、公诉机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取保候审。在一审审理期间,华协峰逃匿,后于20181022日被公安机关逮捕。案发后至一审审理期间,华协峰共计退缴赃款26万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豪熠公司、玺庆公司工商资料、借款合同、相关银行账户交易流水、对外宣传资料、豪熠退赃情况表、代管款单据等书证;《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补充报告》等鉴定意见;陈某某等人的证言;施某某等人的陈述;同案犯柳某甲、胡某某、刘某某、邱某某、周某、万某、郭某某、金某、袁某某、高某的供述;《案发及犯罪嫌疑人到案经过》《工作情况》以及被告人华协峰的供述等。
  原判认为,被告人华协峰作为豪熠公司、玺庆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在不明知被告人柳某甲集资诈骗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柳某甲组织、策划、实施的非法集资活动,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数额为3,158万元,属于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华协峰虽能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且退缴部分赃款,但在取保候审期间逃匿,故不能认定为自首,应依法予以严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被告人华协峰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发还被害人,不足部分责令退赔。
  上诉人华协峰对原判认定的事实、罪名、证据均无异议,但提出其没有逃匿情节,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华协峰的辩护人对原判认定华协峰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以及具有逃逸情节无异议,但提出华协峰并非有意逃避监管,恶性程度不强,请求二审法院考虑其家庭困难等情况,对其减轻处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相同。

  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各方意见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上诉人华协峰是否具有逃匿情节的问题
  经查,2016816日,华协峰根据公安机关电话通知,自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并先后被公安机关、公诉机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在一审审理期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电话通知华协峰开庭事宜,其以身体不适为由未参加20171218日的法庭审理。2018313日,该院作出(2017)沪01刑初54号刑事裁定,对华协峰中止审理,同年1022日,华协峰被公安机关逮捕归案。在此过程中,华协峰既未向取保候审的执行机关报告个人行踪也未主动联系一审法院,使自身脱离于司法机关的控制监管范围。华协峰的供述进一步证实,其因害怕被收监,更换联系方式,一直藏匿在外。上述事实足以证明,华协峰具有逃匿情节。上诉人华协峰关于其不具有逃匿情节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原判量刑是否适当的问题
  上诉人华协峰作为豪熠公司的相关区域总经理,在不明知柳某甲集资诈骗的情况下,积极参与该公司的非法集资活动,领导下属员工销售债权转让等项目,对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3,158万元,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且属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原判综合考虑华协峰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罪前罪后表现等具体情况,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量刑并无不当。上诉人华协峰关于原判对其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请求对其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确认,原判认定上诉人华协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吴志梅
  审  判  员 潘庸鲁
  审  判  员 金  俊
  书  记  员 张馨柠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