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沪刑终45号

  原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上海元盛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盛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乙。
  诉讼代表人胡某某,男,系元盛公司员工。
  辩护人陈申,上海市友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某甲,男。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5625日被刑事拘留(624日到案),同年724日、201663日、201762日分别被取保候审,2018427被逮捕。
  辩护人万加辉,上海市友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元盛公司、原审被告人林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案,于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作出(2017)03刑初60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单位元盛公司、原审被告人林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8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姚某某、俞某出庭履行职务。上诉单位元盛公司的诉讼代表人胡某某及辩护人陈申、上诉人林某甲及辩护人万加辉到庭参加诉讼。期间,本案经依法延长审限和延期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被告单位元盛公司的《档案机读材料》《营业执照》、工商登记材料,元盛公司提供的《购货合同》《元盛集团合同评审登记表》、相关电子邮件、《证据情况说明》《201201-201212验收单序时簿》《记账凭证》《大连增值税专用发票》《借支(暂付)申请单》《凭证查询》《科目明细账》,侦查机关出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提单》《国际货物运输代理业专用发票》《入境货物通关单》《装箱单》《发票》《购货合同》《代理报关委托书》《大连海关进口关税/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侦破经过》《传唤证》《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发还清单》《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业务凭证》《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协助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海关交(付)款通知书》,证人余某某等人证言,另案处理人郭某某供述,相关电子邮件及所附的《购货合同》,大连百欧司德公司提供的《大连百欧支付日本百欧款项明细》《百欧司德费用明细表》,大连百欧司德公司提供的《食品添加剂质量信息档案》《大连百欧司德与上海元盛收款及发票明细》,侦查机关从刘某邮箱中提取的其发送给郭某某标题为《元盛货款明细单》的邮件、从郭某某处调取的添加剂销售单价试算等表格汇总、刘某与舒某某之间的往来邮件和QQ聊天记录,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辽02刑初84号刑事判决书,海关出具的《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以及被告人林某甲供述等证据判决认定:
  元盛公司于1995年成立,由林某甲及其哥哥林某乙共同经营管理该公司,林某甲负责国贸部、销售部等采购进口业务。
  200911月至20114月,元盛公司在向日本百欧司德公司采购并进口食品添加剂的过程中,为降低货物进口成本、牟取非法利益,在明知货物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时任该公司国贸部负责人的被告人林某甲经与日本百欧司德公司矶某某某(在逃)合谋,决定通过虚构货物由日本百欧司德公司卖给相关台湾公司、再由台湾公司低价卖给元盛公司的购销关系,从而实现以低报价格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货物。期间,元盛公司在与日本百欧司德公司签订真实购货合同后,通过台湾公司制作和提供的低价虚假报关单证向上海海关申报进口。元盛公司通过上述低报价格方式走私进口食品添加剂共计11票,经海关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2,006,267.83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20115月至9月间,元盛公司继续向日本百欧司德公司采购并进口食品添加剂,元盛公司在与日本百欧司德公司签订真实购货合同后,林某甲在明知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决定使用日本百欧司德公司员工郭某某(另案处理)负责制作的低价虚假报关单证申报进口,并通过相关台湾公司向日本百欧司德公司支付差额货款。元盛公司通过上述方式参与走私进口食品添加剂共计3票,经海关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748,877.58元。
  201110月,日本百欧司德公司在辽宁省大连市设立大连百欧司德公司,矶某某某任法定代表人,郭某某任总经理。大连百欧司德公司从日本百欧司德公司进口食品添加剂后,再以内贸合同的形式将货物销售给元盛公司。期间,大连百欧司德公司郭某某负责制作低价虚假报关单证后,向海关申报进口。被告人林某甲在明知大连百欧司德公司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进口其公司所采购的食品添加剂的情况下,仍决定通过台湾公司帮助大连百欧司德公司向日本百欧司德公司支付差额货款。至201410月,被告单位元盛公司通过上述方式参与走私进口食品添加剂共计19票,经海关核定,偷逃应缴税额共计4,519,756.26元。
  2015624日,林某甲经依法传唤至松江海关缉私分局接受调查,并逐步交代部分犯罪事实。同年76日,元盛公司主动缴纳暂扣款300万元。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单位元盛公司及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林某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与他人以低报价格方式共同走私进口货物,从中偷逃应缴税额共计727万余元,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结合元盛公司在共同犯罪系从犯,林某甲作为元盛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到案后如实供述公司部分犯罪事实,案发后预缴暂扣款等其他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之规定,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分别判处被告单位上海元盛食品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被告人林某甲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走私犯罪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扣押在案的供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
  上诉单位元盛公司及辩护人提出对原判认定的事实和定性无异议,请求法庭从整体上认定元盛公司为从犯,并考虑元盛公司认罪悔罪、认罚认缴的态度给予从宽处罚。
  上诉人林某甲及辩护人提出对原判认定的事实和定性无异议,请求法庭认定其坦白,并愿意补缴税款以弥补国家损失,请求法庭对其适用缓刑。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对于上诉单位元盛公司,无论是外贸阶段还是内贸阶段都存在台湾合同,且台湾合同均已履行完毕,台湾合同的实质是在报关合同之外另行签订虚假交易合同,以补足低价报关合同与涉案货物真实成交价格总合同的差额,目的在于逃避海关监管少缴税款;鉴于元盛公司作为14票报关合同的具体实行方,外贸阶段不符合从犯认定。上诉人林某甲的供述行为不符合如实供述的认定,不能认定为坦白。本案构成单位犯罪,林某甲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偷逃应缴税额已达情节特别严重。原判认定上诉单位元盛公司、上诉人林某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单位、上诉人及辩护人的相关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原判相同。庭审后,上诉单位元盛公司为弥补国家税款损失和预交罚金,由单位向本院缴纳8,274,901.67元。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评判如下:
  一、关于上诉单位元盛公司14票共计涉税270余万元走私行为能否认定为从犯的问题
  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提单》《入境货物通关单》《装箱单》《购货合同》等书证,元盛公司出具的《记账凭证》《借支(暂付)申请单》《境外汇款申请书》以及煦煜公司的发票,证人余某某等人证言,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辽02刑初84号刑事判决书以及另案处理的郭某某供述证实,为了降低进口成本、牟取非法利益,元盛公司通过以低报价格申报进口,然后由台湾公司支付货款差额部分的方式,这是由林某甲、日本百欧司德公司的矶某某某、郭某某等人共同商议的,且与林某甲供述相印证。故元盛公司在14票的走私活动中既是共谋的发起者,也是积极的实施者,在共同犯罪中并非起次要或辅助作用,是积极的实行犯,不符合从犯的认定要件。
  二、关于上诉人林某甲是否构成坦白且能否适用缓刑的问题
  经查,林某甲一审期间仅对14票的走私行为予以供认,但对于19票的走私行为予以否认,故其不符合坦白的认定要件。本院认为,原判认定林某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事实清楚、定罪量刑并无不当。但考虑到元盛公司在二审期间认罪认罚,积极筹款以弥补国家税款损失,并自愿预交罚金,向本院缴纳共计8,274,901.67元。且林某甲对犯罪事实亦供认不讳,有悔罪表现,故可对林某甲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综合上述评判意见,本院确认,原判认定上诉单位元盛公司、上诉人林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且诉讼程序合法。上诉人林某甲及辩护人提出林某甲可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上诉单位元盛公司、上诉人林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其他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2017)沪03刑初60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第三项,即被告单位上海元盛食品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走私犯罪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扣押在案的供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
    二、撤销(2017)沪03刑初60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被告人林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志梅
  审  判  员 金  俊
  审  判  员 潘庸鲁
  书  记  员 张馨柠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