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金融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9)沪74民终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
  负责人:王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龚涛,河南良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建,河南良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凌世龙,男,1980年12月8日生,汉族,住安徽省巢湖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志华,湖北天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凌世龙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8)沪0120民初579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建,被上诉人凌世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志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的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改判上诉人不承担人民币(以下币种同)110,180元的赔偿责任。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事故发生在砂厂厂区的施工工地,不是发生在法律规定的道路上,且事故发生时车辆处于静止施工作业状态,不是在通行过程中,所以本次事故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规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审认定交强险赔偿没有事实依据。二、被上诉人精神抚慰金不应当支持,原审法院支持被上诉人的精神抚慰金请求,违反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
  被上诉人凌世龙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1月8日,凌世龙所有的挂靠在焦作市栩烽贸易有限公司的牌号为豫HJXXXX的混凝土泵车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期间均为2016年11月9日0时至2017年11月8日24时。其中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商业险机动车损失保险责任限额730,000元,不计免赔;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1,000,000元,不计免赔。2017年8月28日7时许,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接报,在奉贤区奉村路XXX号工地内水泥泵车施工时故障砸到一人。民警及时赶到现场,发现上址一辆牌照豫HJXXXX的水泥泵车施工时发生故障砸到了正在施工的工作人员,120到场确认人已死亡。2017年8月30日,凌世龙与死者家属黄明喜、黄明树达成调解协议,凌世龙一次性垫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慰问金等其他一切费用共计1,060,000元。约定付款方式:扣除已支付的10,000元,凌世龙于2017年8月29日以现金方式支付180,000元;余款870,000元分二期支付,将死者黄明吴遗体火化后的当天,凌世龙通过银行转账形式支付440,000元;2017年9月30日前以银行转账方式支付430,000元。2017年8月28日,死者家属黄子福出具收条,确认收到凌世龙10,000元。2017年8月29日,黄明喜出具收条,确认收到凌世龙支付黄明吴死亡赔偿金180,000元。2017年9月5日,黄明喜出具收条,确认收到上海碾施机械自动化有限公司法人瞿宇超代凌世龙支付的黄明吴意外死亡事件赔偿金200,000元。2017年9月6日,黄明喜出具收条,确认收到上海碾施机械自动化有限公司法人瞿宇超代凌世龙支付的黄明吴意外死亡事件赔偿金240,000元。瞿宇超出具了《垫付情况说明》,载明:根据凌世龙与死者家属之间的人民调解协议书约定,凌世龙应向死者的家属支付赔偿款共计1,060,000元。因凌世龙手头困难,便请求代为垫付了870,000元。其中440,000元垫付款是以现金形式支付给死者家属,有两张收条为证;另外430,000元是通过上海农商银行汇入死者家属账户内。这些款项均为本人个人代凌世龙垫付赔偿款,凌世龙承诺在取得保险赔款后向本人偿还。
  审理中,原审法院向瞿宇超本人进行了调查询问,瞿宇超陈述已给付死者家属共计870,000元,因凌世龙拿不出这么多钱,该款项是其作为事故发生时的房东垫付的。
  2018年2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出具《工作情况》:2017年8月28日7时许,青村派出所110接报称在奉贤区青村镇奉永路XXX号正在施工的车辆将人砸了。后青村派出所民警出警至现场,了解到在上址厂内一块正在浇灌的水泥地坪处一辆车辆:豫HJXXXX的混凝土输送泵车在驾驶员兼操作手朱志龙操作泵车时发生该车第一节臂架与第二节臂架的链接支撑部位断裂,后臂架砸落致使正在施工的黄明吴头部受伤,并当场死亡。经民警现场走访,车牌为豫HJXXXX的车主为凌世龙,其雇佣驾驶员朱志龙至上址进行混凝土浇灌操作,故初步认定此次事故凌世龙雇佣朱志龙驾驶、操作的豫HJXXXX重型非载货专项作业车负全部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另根据中国保监会保监厅函(2008)345号《关于交强险条例适用问题的复函》规定:“根据第43条(现行第44条)的立法精神,用于起重的特种机动车辆在进行作业时发生的责任事故,可以比照使用该条例。”本案中事故车辆属于重型非载货专项作业车辆,该种车辆主要用途是工地作业,基于该车辆性质,事故多发生于作业过程中,对此风险在投保时保险公司应当明知。本案事故虽非在道路上或者车辆通行状况下发生,但根据前述理由,应当比照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由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提出因质量问题导致车辆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事故,应由车辆生产厂家及销售方承担责任。根据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提供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毁损,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负责赔偿。因此,本案在使用车辆施工过程中造成了受害人黄明吴死亡的事故,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应当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承担责任。关于理赔的金额,按照实际发生的损失核定为:1.医疗抢救费180元、丧葬费38,628元,予以确认;2.误工费、交通费,酌定1,000元、500元;3.死亡赔偿金,根据上一年度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596元/年的标准,计算为1,251,920元;4.被抚养人生活费,认定为28,469元(39,857元/年*5年/7),被抚养人虽在本案庭审前已去世,但凌世龙在履行调解协议时被抚养人尚在世,凌世龙也已实际履行该部分费用,故对此予以认定;6.精神损害抚慰金,认定50,000元。因凌世龙主张的1,060,180元在上述赔偿金额范围内,故认可按照1,060,180元主张理赔金额。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凌世龙110,180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二、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凌世龙950,000元。案件受理费14,342元,由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认定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仅对原审法院的判决主文第一项提出上诉,认为本案事故系施工安全责任事故,不属于道路交通事故。但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中国保监会保监厅函(2008)345号《关于交强险条例适用问题的复函》规定,用于起重的特种机动车辆在进行作业时发生的责任事故,可以比照使用该条例。现已查明涉案车辆属于重型非载货专项作业车辆,基于该车辆性质,事故多发生于作业过程中,故原审法院认定应当比照适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由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并无不当。至于上诉人主张的本案事故属于建筑施工安全责任事故的问题,既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也不能成为上诉人拒绝理赔的理由。故上诉人中国财保郑州分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504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承晔
  审  判  员 沈竹莺
  审  判  员 孙雪梅
  书  记  员 濮心赟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