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0)沪民终2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骏乾物流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倪建新。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俊生,黑龙江金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沪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严俊。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荆,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颖,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骏乾物流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乾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沪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东公司)其他海事海商纠纷一案,不服上海海事法院(2019)沪72民初22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4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骏乾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沪东公司返还违规收取的堆存保管费人民币143,222.64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本案诉讼费用由沪东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骏乾公司提交的海关查验通知书、责令进口货物直接退运通知书、进口直接退运货物海关港区放行联系单、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据已经足以证明海关对涉案货物进行了扣留,且海关扣留涉案货物违法未向骏乾公司出具扣留凭单并违法超期扣留货物;二、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三、对进出口货物进行实际核查是海关执法行为,不应收取仓储费,且根据《关于公布取消和免征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的通知》,货物行李物品保管费属于15项取消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
  沪东公司辩称,涉案货物在沪东公司码头、堆场滞留期间属于进境货物接受海关监管期间,并非被海关“扣留期间”;沪东公司与骏乾公司并无直接的法律关系,骏乾公司无权以自己的名义向沪东公司主张返还已付堆存保管等费用。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骏乾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骏乾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骏乾公司与青岛寅祥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寅祥公司)于2019年2月签订海运出口运输协议书,由骏乾公司代理海运出口货运业务。2019年3月,沪东公司要求骏乾公司交纳海关查扣货物期间的堆存保管费用143,222.64元,否则货物无法离港起运。骏乾公司因此缴付了上述款项,货物被放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据此,骏乾公司请求判令沪东公司返还堆存保管费143,222.64元,并由沪东公司承担本案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涉案货物于2017年9月14日进口申报,根据报关单记载,货物收发货人、生产销售单位均为寅祥公司,装货港泰国,境内目的地青岛,货物品名为再生橡胶。2017年9月27日,上海浦江海关发出海关查验通知单,对涉案货物实施查验。2017年11月15日,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根据寅祥公司委托出具检验/鉴定报告,判定涉案货物为固体废物。
  2019年2月20日,上海浦江海关发出沪浦江关退[2019]012号责令进口货物直接退运通知书,要求寅祥公司将涉案货物直接退运。2019年7月11日,寅祥公司作为申请人填报进口直接退运货物海关港区放行联系单,要求将涉案进口货物提离港区先行申报出口,海关及港区予以放行签章。2019年12月26日,上海浦江海关作出沪浦江关缉违字[2019]0154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寅祥公司违反海关监管规定进口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科处罚款5万元。
  沪东公司系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的子公司。根据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集装箱堆存保管费收费标准,一般货物40英尺进口集装箱第1-4天免费,第5-7天每天16元,第8-10天每天40元,第11天-货物被提离港区每天140元。涉案2个40英尺集装箱高柜自2017年9月13日至2019年3月18日期间堆存于沪东公司码头,计551天,共计发生堆存费143,222.64元。
  2019年2月25日,骏乾公司与寅祥公司签订海运出口运输协议书,约定由骏乾公司代理从上海港退运出口涉案2个集装箱货物,运费及运输中产生的相关费用由寅祥公司支付,双方最终核算运输费用时统一结算。同日,沪东公司向骏乾公司开具总金额为152,303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中包括堆存保管费143,222.64元(税率为6%,价税合计151,816元)。骏乾公司已将上述堆存保管费支付给沪东公司,沪东公司确认收到,并将货物放行。
  一审法院认为:
  涉案2个集装箱货物的收发货人及生产销售单位为寅祥公司,上述2个40英尺集装箱高柜自2017年9月13日至2019年3月18日期间堆存于沪东公司码头,寅祥公司与沪东公司之间就此形成了集装箱堆存保管合同法律关系。涉案货物共计发生堆存保管费143,222.64元,价税合计151,816元,寅祥公司应当向沪东公司支付该笔费用。
  骏乾公司与寅祥公司签订海运出口运输协议书,约定由骏乾公司代理从上海港退运出口涉案2个集装箱货物,运费及运输中产生的相关费用由寅祥公司支付,双方最终核算运输费用时统一结算。骏乾公司在代理受托事务过程中,自愿代寅祥公司向沪东公司支付涉案集装箱堆存保管费用,应当按照其约定与寅祥公司进行费用结算。
  对进出境货物依法实施监管是海关的行政职责。涉案货物自2017年9月14日进口申报,2017年9月27日上海浦江海关对货物实施查验,此后责令货主直接退运该批进口货物。2019年7月11日,货主寅祥公司申报出口,海关及港区予以放行。在此整个过程中,并无证据显示海关对涉案货物进行了查封、扣押等强制措施。骏乾公司以“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为由,向沪东公司主张返还已经支付的涉案集装箱货物堆存保管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三百九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对骏乾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3,164元,由骏乾公司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审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予以证实,双方当事人均未能提出有效证据予以推翻,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主要在于沪东公司是否应当向骏乾公司返还堆存保管费。
  关于骏乾公司与沪东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本院认为,骏乾公司系寅祥公司的货运代理人,根据双方之间的海运出口运输协议书的约定,运输过程中产生的相关费用由寅祥公司支付,双方最终核算运输费用时统一结算。故骏乾公司向沪东公司支付的堆存保管费系其在履行货运代理业务过程中代为垫付的费用,应当向委托人寅祥公司主张结算。骏乾公司与沪东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沪东公司基于其与寅祥公司之间的集装箱堆存保管合同法律关系收取涉案集装箱堆存保管费用,骏乾公司无权请求沪东公司返还上述费用。
  骏乾公司上诉主张上海浦江海关违法未出具扣留凭单,但涉案货物被扣留的事实有相关证据可以证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海关依法扣留货物等应当制发海关扣留凭单。本案中,骏乾公司提供的相关证据仅能证明涉案货物被海关查验并责令退运,在货物退运之后,寅祥公司因违反海关监管规定的行为被海关科处罚款50,000元。骏乾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海关对涉案货物实施了查封、扣押等强制措施。而骏乾公司在上诉中提出的关于海关违法未出具扣留凭单、保管费用应当由海关承担的主张,并非本案审查范围。
  综上,骏乾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164元,由上诉人上海骏乾物流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辰旻
  审  判  员 张  俊
  审  判  员 张  雯
  书  记  员 罗  罡
    二〇二〇年七月三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