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论案说法
代持股票涉诉冻结致所有权人无法及时抛售受损 法院: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股东持股信息必须真实清晰 代持协议无效
[2020-11-24]

    上市公司披露的主要股东若是代持他人的股票,相关代持协议是否有效?在效力确定后,代持期间的损失又该如何认定?近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宝山法院”)审结了一起上市公司应当披露的主要股东所持有部分股票为他人代持,从而引发的合同纠纷案。上海宝山法院依法认定该代持协议无效。

    本案裁判要点:根据证券法律规定,上市公司应当披露的股东,其所持股份的信息应当真实准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股东实际是代持他人股份的,该股份代持协议应属无效。

【案情回放】

    2012年10月起,曹先生作为一致行动人陆续在金城造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股份”,后更名为神雾节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神雾节能”,股票代码000820)破产重整过程中受让了部分股票(赵先生实际亦参与,但未显名)。

    2012年11月27日,金城股份发出关于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的公告,公示记载曹先生为参与重整的一致行动人之一,与其他一致行动人持股10%以上。2016年12月15日,金城股份公告变更名称为神雾节能。

    2016年6月,曹先生与赵先生签订《代持协议书》。《代持协议书》约定曹先生名下的2024万股股票所有权人为赵先生,但仍登记在曹先生名下,赵先生应支付曹先生200万元股票代持报酬;还约定,如因曹先生的原因导致股票和对应资金账户因诉讼被查封及设定其他权利负担的,视为曹先生违约,违约金为1亿元,且曹先生应退还报酬200万元、赔偿赵先生经济损失和一切追索费用。

    协议签订后,曹先生将代持的2024万股股票转至协议约定的证券营业部托管,并向赵先生移交了股票账户交易密码、证券资金密码、U盾、银行存折及密码,由赵先生自行修改密码,账户由赵先生使用完毕后交由曹先生销户。

自2018年1月开始至2019年4月,赵先生陆续抛售由曹先生代持的神雾节能股票(除因涉诉被冻结的股票),上述交易期间神雾节能收盘价在每股17.79元-4.77元之间,其间基本呈现逐级下跌趋势。诉讼中赵先生表示累计得款1亿多元,而曹先生提供的计算表显示,截至2019年4月12日,赵先生抛售得款1.89亿余元。

    期间,曹先生因被诉,于2018年8月被山东省某法院将其名下400万股股票冻结(该400万股是曹先生为赵先生代持的2024万股中的一部分)。直至曹先生胜诉,该400万股股票于2019年8月被全部解除冻结。2019年12月,赵先生操作陆续抛售了该部分神雾节能股票,交易价格在每股1.43元-1.54元之间。

    赵先生认为,由于曹先生的原因股票被冻结,其无法及时抛售,股价下跌导致投资收益损失2912万余元。赵先生遂诉至上海宝山法院,要求曹先生赔偿损失2912万余元,返还代持股报酬200万元,赔偿违约金933万余元,并承担律师费和诉讼费。

    庭审中,被告曹先生辩称,涉案股票代持协议违反法律规定,应属于无效协议。根据规定,上市公司IPO过程中,不允许隐匿真实股东。另外,原告赵先生所主张的股票投资损失也并未实际发生。根据相关规定,大股东减持受到相应限制,涉案的400万股被查封冻结期间尚未到可抛售的时间点,原告所谓损失并没有实际产生。关于200万元报酬,是基于被告对涉案股票前期投资等付出的努力所支付的对价,原告无法减持与被告无关,且增加了被告代持的风险,股票实际权利人通过此项投资已获利亿元以上,被告取得该报酬并无不当。关于违约金以及追索费,因为代持协议无效所以原告也无权主张。综上,请求驳回原告赵先生的诉讼请求。

【以案说法】

    上海宝山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各方实际出资情况及代持协议中约定由赵先生委托曹先生代持股票,故应认定赵先生为股票的所有权人。代持期间,股票账户的交易及所获资金均由赵先生掌控,在股票陆续抛售时,所获资金也经赵先生确认收回。可见,原、被告之间存在隐名代持上市公司股票的协议关系和事实行为。

    证券市场的公共秩序关涉证券市场的根本性、整体性利益和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一旦违反将损害证券市场的基本交易安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因此,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股东的持股信息必须真实清晰,不得隐名代持股权。股东信息披露不实,会影响证券监管部门对内幕交易、关联交易、高管人员任职回避等证券市场基本监管要求的审查,也关系到以信息披露为基础的证券市场整体法治秩序和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本案中,被告曹先生是参与金城股份重整并受让部分股份的一致行动人,其上市公司股东的身份和持股信息几经披露,而原告赵先生与被告曹先生的代持股协议内容隐瞒了实际投资人的真实身份,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和证券市场的公共秩序,故代持股关系和涉案《代持协议书》应属无效。

    涉案《代持协议书》签订后,被告曹先生代持的股票已经陆续由原告赵先生抛售并取得了抛售的款项,对此当事人均无异议,法院予以认定。但因《代持协议书》合同无效,合同中关于违约责任的约定不发生法律效力,故原告赵先生无权依据有效合同关系进行主张,即无权按照合同约定要求被告曹先生赔偿违约金和约定的相关损失包括追索产生的律师费、保险费等费用。同理,被告曹先生也无权基于约定取得报酬,故被告曹先生应当返还已收取的200万元报酬。

    因为涉案股票代持关系无效,原告赵先生所称的损失应限定在实际损失范围内,不应包含有效合同范畴内的可得利益损失,应以原告出资金额和实际得款考量是否存在损失。就原告赵先生在被告曹先生股票代持期间是否存在损失而言,不能仅局限于被冻结的400万股股票的涨跌,原告通过被告曹先生代持2024万股股票,实际出资不到5000万元,全部抛售后得款超亿元。从整体上计算,原告不仅不存在损失,而且获利巨大。在被告曹先生代持期间,总体上不能反映其存在故意损害原告利益的行为,而原告总体上通过被告代持的股票已经获得巨大利益,原告在涉案无效合同关系中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失,故原告赵先生要求被告曹先生赔偿损失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海宝山法院依法判决:原告赵先生与被告曹先生签订的涉案《代持协议书》无效;被告曹先生需返还原告赵先生代持股票的报酬200万元;驳回原告赵先生的其余诉讼请求。

【法辞典】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一百五十三条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

    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

 

(案例编写:上海宝山法院 胡明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