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法院动态

上海一中院“知刑社”参加危险驾驶研讨会并作精彩发言
[2019-11-09] 来源:一中院

近日,上海一中院“知刑社”部分成员参加了由上海市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上海一中院刑事审判庭、华东师范大学法学实验实践教学中心和《上海政法学院学报》编辑部等单位在上海政法学院共同主办的“危险驾驶罪司法适用问题”研讨会(以下简称“研讨会”)。本市多家高校的知名学者、公检法机关的业务骨干、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共50余人出席本次研讨会,还有众多在校硕博研究生到场聆听。

研讨会上,高校学者重点围绕危险驾驶罪的立法背景、司法政策等畅所欲言,公检法机关工作人员和律师结合自身工作实际,从实证和理论角度介绍了危险驾驶案件的当前态势和典型案例,探讨了相关处理原则、方法和标准。参会的上海一中院“知刑社”成员亦作了精彩发言,为危险驾驶罪的司法认定和法律适用建言献策,得到了与会专家学者的回应和肯定。

知刑社成员张金玉认为,实践中对隔夜饮酒导致的醉驾行为的处理争议较大,对此一要正确界定行为性质。对深夜喝酒未经充分睡眠的醉驾行为,一般应认定构成犯罪。对行为人饮酒后经过充分睡眠后次日驾驶机动车的,即使其血液酒精浓度达醉驾标准,也不宜一律处罚。二要合理适用出罪条款。不可单纯地、机械地通过罪过要件进行出罪,需根据但书条款对行为进行整体评价,当其社会危害性极低,情节显著轻微时,可在充分说理的基础上利用但书条款出罪。

知刑社成员卢进认为,对危险驾驶罪司法问题的讨论可遵循以下几个原则。一是,坚持既有立法对各种行为进行评析。在法律及司法解释有明文规定时,不能脱离既有规定对具体行为进行评价。二是,在既有法律规定下,醉驾型危险驾驶罪中“醉酒”“道路”“驾驶”“机动车”等要件的内涵较为明确,故在实务中对各要件不能随意做扩大、限缩解释。三是,司法实践应注重对但书条款的合理运用,对短距挪车、隔夜饮酒等行为进行充分、合理的评价。为了统一法律适用,公检法三机关应针对本罪,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构建统一的但书适用标准。

知刑社成员吴亚安认为,实践中需要对醉驾型危险驾驶罪构建相对统一的量刑规则。首先,危险驾驶罪本属于微罪入刑,对其应适用微罪处理机制,正确确定量刑坐标,可将非实刑(免刑、缓刑)和实刑(拘役)分别作为量刑的两端。其次,先根据血醇浓度、驾驶环境、驾驶目的、是否存在其他违法行为、是否发生事故等确定判处1-2月拘役的基准行为,再根据具体量刑情节调整刑罚。最后,由于社会危害性是决定刑罚的基础,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是调节刑罚的依据,故应优先考虑影响社会危害性的情节,其次再考虑影响行为人主观恶性或人身危险性的情节,来进行合理量刑。

本次研讨会气氛热烈,讨论积极。会后,“知刑社”将对此次研讨会进行认真总结,并组织所有成员交流、学习,着力提升青年干警的司法业务能力。

关闭页面
法院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