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论案说法

出售、收购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游隼 法院:分别构成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2020-06-02]

日前,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崇明法院”)对一起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犯罪案件进行在线公开庭审。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庭审,合议庭当庭作出一审判决,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以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被告人鲁某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案情回放】

2019年间,被告人李某某在不具备驯养繁殖及经营利用资质的情况下,为牟取利益,经事先商议,分别于10月19日以人民币2300元、11月17日以人民币4000元的价格,将两只游隼出售给同样不具备上述资质的被告人鲁某。后被告人鲁某将上述游隼存放至其位于本市的一处办公室内。2019年11月30日,民警在上述地址查获涉案游隼。经鉴定,涉案游隼均系野生鸟类,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某非法出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游隼,被告人鲁某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分别应以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中,两被告人表示十分后悔,因为一时私欲违反法律法规,希望法庭能够从宽处理。辩护人辩称,被告人李某某、鲁某系初犯、偶犯,案发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在家属配合下退缴了违法所得,并将涉案野生动物放归自然,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李某某、鲁某从轻处罚。

【以案说法】

上海崇明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某、鲁某非法出售或收购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其中被告人李某某的行为构成非法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告人鲁某的行为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依法应分别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李某某、鲁某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均可从轻处罚,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法辞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一条 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

第六十七条  ……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 ……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案例编写:上海崇明法院 于思媛)

关闭页面
法院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