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论案说法

网上向境外出售呋喃芬太尼1800余克 法院: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 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2020-06-23]

【案情回放】

    被告人杨某某系某公司实际经营人,招聘业务人员在www.lookchem.com网站上发布出售呋喃芬太尼等粉末或晶体的图片及其foxmail邮箱、skype账号,客户与业务人员联系并通过西联账户、比特币账户向杨某某支付货款。2018年7月,杨某某联系供货上家将货物邮寄给货代公司,再通过货代公司以邮件方式从本市向境外贩卖呋喃芬太尼,后被海关查获。经查,杨某某走私、贩卖呋喃芬太尼1800余克。

    被告人杨某某到案后承认其客观上实施了走私、贩卖呋喃芬太尼的行为,故对指控的事实、罪名无异议。但辩称,其主观上并不知道出售的粉末是呋喃芬太尼,以为是厂方说的2fdck替代品fuf。

    辩护人对指控的事实、罪名无异议。辩称,被告人杨某某对指控证据及涉案毒品均认可,当庭认罪,应认定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杨某某向上家购货,上家称用替代品fuf交货,杨某某以替代品冒充呋喃芬太尼出售牟取利益,法制意识淡薄;查获的1800余克呋喃芬太尼,仅300余克对外销售,社会危害性较小。综上,被告人杨某某认罪悔罪、主观恶性较小,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公诉人称,被告人杨某某主观上明知呋喃芬太尼是毒品而予以出售,理由是:杨某某用化名招揽业务员,将呋喃芬太尼列入报价单,杨某某及业务员与国外买家的聊天记录中炫耀其呋喃芬太尼的效力,以及其与供货商的合作等;杨某某与货代聊天记录中多次讨论如何使寄出的快递不被查扣等;杨某某花费20万元从上家进货竟称不知货物成分,与常理不符。

【以案说法】

    上海杨浦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杨某某走私、贩卖呋喃芬太尼1800余克,其行为已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对被告人杨某某依法应予惩处。从公安机关截取的聊天记录显示,2018年7月杨某某已在网上联系境外买家出售呋喃芬太尼,并称出售的是最好的、真正的呋喃芬太尼,效力最强,发货前去工厂验货等等;证人刘某某、高某某、成某某的证言证实杨某某用化名招聘业务员经营化工产品,在明知呋喃芬太尼是国家管制类药品的情况下,仍授意业务员联系境外买家予以推销出售;杨某某与货代的聊天记录显示双方多次讨论发货方式,欲使货物不被海关退回、查扣;公安人员从货代文某某处及海关查获的白色粉末正是呋喃芬太尼;综上,可以认定杨某某明知是呋喃芬太尼仍予以出售,对杨某某及其辩护人的相关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杨某某否认其出售毒品的主观故意,故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对公诉人的相关意见予以采纳。据此,法院判决杨某某犯走私、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之规定,本法所称的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2017年3月起,呋喃芬太尼等4种芬太尼类物质作为新精神活性物质被我国列入非药用麻醉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也属于刑法规定的毒品范畴。

【法辞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五十六条 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

第五十五条 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 

第五十八条 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刑期,从徒刑、拘役执行完毕之日或者从假释之日起计算;剥夺政治权利的效力当然施用于主刑执行期间。

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公安部门有关监督管理的规定,服从监督;不得行使本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的各项权利。

第五十九条 没收财产是没收犯罪分子个人所有财产的一部或者全部。没收全部财产的,应当对犯罪分子个人及其扶养的家属保留必需的生活费用。

在判处没收财产的时候,不得没收属于犯罪分子家属所有或者应有的财产。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案例编写:上海杨浦法院 江彦鸿 严丹池)

关闭页面
法院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