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沪民终39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金山卫镇钱鑫路301号306-F室。
法定代表人:林明植,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鹏,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文璐,上海市金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珊曼,女,1979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金京,广东犇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岚诺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珊曼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21)沪73民初2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年7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2年9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岚诺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梁鹏,被上诉人陈珊曼委托诉讼代理人曹金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岚诺公司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涉案专利与现有设计构成实质性相似,岚诺公司现有设计抗辩成立。具体体现为:1、向浙江XX公司调取的2018年12月19日成交的订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2258”的商品快照显示,现有设计在被上诉人提出专利申请之前已在市场上销售。2、挂扣为功能性设计特征,不应成为比对主要区别点,且应当采用“混淆原则”对被诉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进行比对。一审法院错误确定比对重点,且错误采用“严抠细节”方式对两者进行比对。3、被诉侵权产品、涉案专利、现有设计三者均为针对同一车型的同一款汽车钥匙进行的设计,不属于“家族式外观设计”。4、涉案专利技术含量不高,绝大多数设计元素已被在先公开,因此不应对涉案专利予以保护。综上,一审法院认定涉案专利与现有设计不构成相似,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应予纠正。
被上诉人陈珊曼答辩称:1、涉案专利与现有设计在整体视觉和细节设计上均有很大差别,上诉人主张现有设计抗辩无法成立;2、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整体视觉和细节设计上相差无几,构成侵权。故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驳回上诉人岚诺公司的上诉请求。
一审原告陈珊曼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销售及许诺销售侵犯原告ZL201830769859.8号外观设计专利权商品的行为,并销毁库存;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5万元(包含原告所支出的调查费用2,000元、公证费1,200元、车旅费500元、律师费8,000元等合理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系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汽车钥匙套(CS097)”的专利权人,经调查,被告在天猫购物平台上开设的店铺内销售的“汽车钥匙套”技术特征与原告涉案专利构成近似设计。被告未经原告许可,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涉案专利权,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望判如所请。
被告岚诺公司辩称,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汽车钥匙套主要是为了安装对应厂家的汽车钥匙,所有的设计元素均是严格依照汽车钥匙的外形特征进行设计的。在2018年雷克萨斯汽车产品上市后,被告立即根据该汽车钥匙的外形特征进行了自我设计,并且大量的同行也在同时期设计同样的非常类似的一些产品并进行销售。因此,被告认为涉案外观设计不应当被授予专利权,并且被告的被诉侵权产品并非模仿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进行的设计,而是属于现有设计,被告的行为并不构成对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侵害,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审理中,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一审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就原告提交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及文本、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公证书等以及被告持一审法院调查令调取的交易快照,当事人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且一审法院认为该些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故对该些证据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原告还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其参加部分展会的证据,用以证明其专利产品设计新颖,具有一定知名度,且原告为打造品牌投入大量财力物力。被告对上述证据发表质证意见认为,真实性无法确认,且与本案无关,该些证据只能证明原告的公司参加过该些展会,但展会照片中不能看出与本案所涉专利有任何关系,更不能证明原告所谓的知名度。一审法院对该些证据的认证意见如下:该些证据中未明确显示有涉案外观设计,难以认定该些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故一审法院对该些证据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依据上述采纳的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查明如下事实:
名称为“汽车钥匙套(CS097)”的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为2018年12月29日,授权公告日为2019年4月30日,专利号为ZL201830769859.8,专利权人为原告,该专利目前处于有效状态。该专利的简要说明记载该外观设计产品的用途为装汽车钥匙,设计要点为产品的形状,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照片为立体图。2020年9月2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依原告请求对涉案专利作出《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2020年9月4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向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员及公证人员的监督下,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进入天猫平台上名称为“奥斯派蒙旗舰店”的店铺相关商品页面,页面显示商品名称为“雷克萨斯钥匙套2020款es200车UX300新能源LS350LS500真皮包壳扣”,促销价¥98,颜色分类包含15项,月销量为34,累计评价为32,库存为14,913件,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购买了该商品链接中颜色分类为“C款【红色】”的产品一件,订单号为“XXXXXXXXXXXXXXX2151”,查看“奥斯派蒙旗舰店”经营者营业执照信息,显示的经营者为被告岚诺公司。同年9月8日,公证员及公证人员随同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取得“中通快递”快递单号为“75384357135062”的包裹一个,经现场查验该包裹外包装无破损,随后带回公证处对该包裹进行了拆包并查看包裹内物品。公证员对上述快递柜情况、所取得包裹的外观及包裹内装的物品进行了拍照,拍照后将该包裹进行封存并贴上公证处封条后交由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自行保管。随后,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在公证处使用公证处专用电脑查看上述包裹对应的订单详情及物流信息,相关页面显示订单号为“XXXXXXXXXXXXXXX2151”,物流信息为“中通快递:75384357135062”。
当庭拆封前述公证封存产品,内有金属盒一个,盒内有汽车钥匙套一个、金属扣一个、连接带一个、螺丝四个、螺丝刀一个。
被告为证明被诉侵权产品实施的系现有设计,向一审法院申请调查令调取成交时间为2018年12月19日、订单编号为“XXXXXXXXXXXXXX2258”的商品交易快照。案外人浙江XX有限公司提供的该订单交易快照显示商品名称为“2018款雷克萨斯ES200ES260ES300h钥匙包凌志LS350车钥匙套扣真皮”,商品详情图片显示为一款汽车钥匙套。
原告为本案诉讼支出公证费1,2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系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目前处于有效状态,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否则属于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于本案的争议焦点,一审法院分别评述如下:
一、被告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的涉案专利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的,应当认定被诉侵权产品落入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在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产品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对于主要由技术功能决定的设计特征以及对整体视觉效果不产生影响的产品的材料、内部结构等特征,应当不予考虑。
一审法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落入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告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被诉侵权产品与原告专利均为汽车钥匙套,系相同种类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设计与原告涉案专利设计的主要差异点在于:1.两者左右两侧整体弧度略有不同;2.涉案专利两侧缝边包裹至底部且下部呈圆弧状,被诉侵权产品两侧缝边并未包裹至底部且下部呈凹弧状;3.两者底部挂耳均位于底边居中位置且整体呈倒梯形,但被诉侵权产品底部挂耳占底边的比例略小于涉案专利。一审法院认为,两者虽存在上述差异,但该些差异均属细微差异,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
其次,被告现有设计抗辩是否成立,需要对涉案专利、被诉侵权设计、现有设计分别进行比对,考虑被诉侵权设计是否利用了外观设计专利与现有设计之间的差异点,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综合判断。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正面及背面上部有三角形梯台设计,现有设计没有该设计特征,两者在视觉上具有较为明显的差异;被诉侵权产品的挂耳占底边居中三分之一且整体呈倒梯形,现有设计的挂耳两端与产品两侧连接且整体呈三角形,两者亦具有明显差异。两者其余差异点均对整体视觉效果影响较弱。
根据上述分析,被诉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之间的主要差异点,亦是涉案专利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该些特征对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影响较大,而被诉侵权产品使用了涉案专利的上述设计特征,因而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被告主张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被告未经原告许可,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原告的涉案专利权。
二、关于被告民事责任的承担
被告未经许可,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原告的涉案专利权,应当承担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关于损害赔偿民事责任的承担,一审法院认为,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三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本案中,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被告由此所获得的利益,亦无可供参照的专利许可使用费,故一审法院将根据案件具体情况酌情确定赔偿数额。结合在案证据显示的销售情况以及被告产品的销售模式,无论依据原告的实际损失或者被告的侵权获利所确定的赔偿数额均低于法定赔偿额的下限三万元,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权的类别及价值、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侵权产品的销售情况等因素,在三万元以内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关于合理开支的确定,第一,原告就公证费提交了相应票据,一审法院对原告有关公证费的主张予以支持;第二,原告虽就其主张的律师费和差旅费未提供相应票据,但原告为本案诉讼聘请了律师,且外地律师出庭确需支出差旅费用,故一审法院酌情予以支持;第三,原告主张为本案支出了调查费用,但未提供相应票据,亦无证据显示该调查费用实际支出,故一审法院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陈珊曼专利号为ZL201830769859.8、名称为“汽车钥匙套(CS097)”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二、被告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陈珊曼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人民币6,000元;三、驳回原告陈珊曼的其余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50元,由原告陈珊曼负担人民币462元,被告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588元。
二审中,上诉人岚诺公司向本院提交一份新证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用于证明涉案专利与现有设计差别不大,涉案专利可能被无效。被上诉人陈珊曼质证认为,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国家知识产权局仅是受理涉案专利的无效申请,不代表涉案专利将被无效,且涉案专利与现有设计在整体和细节上均有较大差异,不构成现有设计。本院认为,专利授权行政行为具有先定力,一经作出即具有法律效力,仅凭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难以否定涉案专利的效力。故该份证据与本案的事实认定没有关联,本院不予采纳。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上诉人岚诺公司所主张的现有设计抗辩能否成立。
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
本案中,将涉案专利和被诉侵权产品进行隔离比对、整体比对,两者的相同点:1、两者均为线条较为平直的四边形,四角角度相似;2、两者挂耳均位于底边居中,并呈倒梯形;3、两者正面及背面上部均有一处三角形梯台设计;4、两者左、上、右边缘均留有连贯的缝边,缝边由明某;5、两者背面底部均有一椭圆形镂空;6、两者正面左下部均有两条弧线、四条横线以及功能性图标组成的柳叶状设计。对于上述相同点,本院在比对时重点考虑非功能性的设计特征,主要由技术功能决定的设计特征不再予以考虑。关于两者不同点,一审法院已作归纳,内容全面、表述客观,本院予以认同。汽车钥匙套类产品在满足盛装钥匙、实现汽车钥匙按钮功能需求的基础上,其外观可以有多种变化,表面凹凸和图案更是可以有多种设计方式,具有较大的设计空间。而涉案专利和被诉侵权产品虽有差异,但均为细微差异,对整体视觉效果影响较弱,故本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构成实质性相似,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二、上诉人岚诺公司所主张的现有设计抗辩能否成立
根据专利法规定,在专利侵权纠纷中,被控侵权人有证据证明其实施的技术或者设计属于现有技术或者现有设计的,不构成侵犯专利权。
本院认为,被控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的相同点为:两者整体形状呈平行四边形,两侧缝边并未包裹至底部且下部呈凹弧状。主要不同点为:1、被诉侵权产品侧边线条较为平直、弧度较小,现有设计侧边弧度较大。2、被诉侵权产品正面及背面上部均有一处三角形梯台设计,现有设计没有该设计特征。3、被诉侵权产品的挂耳位于底边居中且呈倒梯形,现有设计的挂耳两端与产品两侧连接且呈三角形。由此可见,被诉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不仅在挂耳处设计差异明显,两者的侧边弧度、三角形梯台设计等设计元素均有较大差异。以一般消费者的认知水平和认知能力,容易注意到前述差异,本院认为前述不同点对于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被诉侵权产品与现有设计整体视觉效果上有实质性差异。故岚诺公司主张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其未经被上诉人许可,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被上诉人的涉案专利权。
综上所述,上诉人岚诺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裁判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上海岚诺汽车用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  俊
  审  判  员 马剑峰
  审  判  员 张  莹
  书  记  员 陈健淋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七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

您是第109555025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499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