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沪民终43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邢玉明,男,1963年2月24日出生,汉族,住青海省西宁市城北区海西路23号13栋131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有车有家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海阳西路556号7层02单元(名义层7层,实际6层)。
法定代表人:张晓俊,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仲波,上海中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园园,上海中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邢玉明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有车有家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车有家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20)沪73民初9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年7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9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邢玉明以及被上诉人有车有家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仲波、陶园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邢玉明上诉请求:撤销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20)沪73民初924号民事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判决书中没有记载被上诉人于微信公众号中声明其销售汽车及零配件的事实,这种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声明的行为也属于第35类广告服务。被上诉人举证的其与其他公司之间的合同,不能抹杀其在微信公众号中声明以车家的名义替他人推销的事实。2.上诉人向腾讯公司投诉被上诉人商标侵权,腾讯公司撤销了被上诉人微信公众号名称和小程序名称,故被上诉人实施了商标侵权行为。
被上诉人有车有家公司辩称:一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1.上诉人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2.被上诉人实际从事融资租赁服务,与上诉人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5类服务不属于相同或类似服务,被上诉人所使用的商标与涉案商标也有差异,故被上诉人不构成侵权。3.被上诉人在微信公众号上宣传自己的公司业务不属于第35类服务中的广告服务。4.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批发、销售汽车及其零部件”的行为。5.腾讯公司无权就商标侵权进行裁判,故不能以腾讯公司的行为来佐证上诉人的侵权指控。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原告邢玉明一审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侵犯原告第4069416号、第188781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2.判令被告停止在其开办的网站、微信公众号上使用“车家”文字标识;3.判令被告在经济日报、百度网站(www.baidu.com)、今日头条网站(toutiao.com)以及被告官网和微信公众号上发表道歉函,赔礼道歉并消除影响;4.判令被告支付本案诉讼费和取证费。事实和理由:原告享有第4069416号、第188781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该两商标经过原告的长期使用,在第35类服务上已构成驰名商标,被告在其官方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号上使用了车家标识,属于在替他人推销、广告和融资租赁服务上使用车家标识,属于在相同和不同类别产品上使用相同商标,构成对涉案两个商标的侵权,对原告的相关业务造成了严重影响。
被告有车有家公司一审辩称:1.被告在其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使用车家图文组合标识的行为是在其提供的融资租赁服务过程中对涉案标识的使用,属于在不相同不相类似产品上使用不相同不相近似商标,不会导致混淆误认,未侵犯原告涉案权利商标;2.被告并未从事购买并批发、零售汽车及零配件的服务,未在第35类服务上使用涉案标识;3.原告提供的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其在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上对涉案权利商标进行了使用,更不能证明涉案权利商标已达到了驰名的程度;4.商标权系财产性权利,不适用赔礼道歉的民事责任,本案亦没有证据证明存在不良影响,不应适用消除影响。综上,被告不构成商标侵权,请求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
一、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权利事实
“”商标,商标注册证号为第4069416号,核定使用服务为第35类:广告;广告代理;数据通讯网络上的在线广告;商业管理咨询;组织商业或广告交易会;饭店管理;推销(替他人);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职业介绍所;文秘(截止);有效期自2007年4月21日至2017年4月20日;注册人为邢玉明;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7年4月20日。
“”商标,商标注册证号为第18878110号,核定使用商品/服务为第35类:广告;在通讯媒体上出租广告时间;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饭店商业管理;特许经营的商业管理;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它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截止);有效期自2017年5月14日至2027年5月13日;注册人为邢玉明。
二、原告品牌宣传的相关事实
原告与西宁车家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公司)于2012年4月5日签订《商标许可使用书》,原告将注册登记的第12类车家商标(注册号6797731)许可西宁公司使用该商标定制产品并在市场上销售、为企业命名;将注册登记的第35类车家商标(注册号4069416)许可西宁公司使用该商标从事该商标核定所有服务项目的商业活动、为企业命名;许可使用期限自2012年1月6日起至2017年3月16日。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于2019年2月26日出具商标使用许可备案通知书,对于原告报送的第4069416号注册商标使用许可,予以备案,许可人原告,被许可人西宁公司,许可期限2019年1月24日至2026年12月24日。
西宁市机动车维修检测行业协会出具的“车家”商标驰名推荐函中记载:第4069416号“车家”商标、第18878110号“车家”商标于2004年5月18日、2016年1月13日由西宁公司股东邢玉明提出商标注册申请已获得注册,且“车家”商标自注册之日起由邢玉明家族和家庭参股企业西宁公司西宁城西玉明车家等企业作为主要标示宣传使用了14年。
西宁公司为米其林(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乘用车轮胎产品线2015年度批发商;为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有限公司轿车及轻卡子午线轮胎2015年度指定回力授权批发商。
西宁公司与人保汽车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青海省分公司签订有《居间合同》,居间期限从2018年5月9日至2021年5月8日,西宁公司为委托人向客户提供宣传、引导、咨询服务,并推荐购买委托人代理的产品,最终促成客户与委托人双方产品购买合同签署。
原告提供的销售发票显示,西宁公司2019年自福尔德贸易(上海)有限公司采购润滑油、防冻冷却液产品,自米其林(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采购轮胎产品,2020年自双钱集团(安徽)回力轮胎有限公司采购轮胎产品,向他人销售轮胎、提供洗车服务。西宁公司与青海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签订有《车辆轮胎维修及更新合同》,与上海盛世大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签订有《汽车美容养护服务合作协议书》。
西宁公司荣获“三头六臂·2019中国(青海)汽车服务业优秀终端服务机构”。
三、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被诉侵权行为
2019年12月7日,原告向青海省西宁市国信公证处申请对其手机上微信程序中的部分内容进行固定、取证,登录微信,在微信搜索中输入“车家”,第一个搜索结果系车家公众号,该公众号名称为“”,名称边上载有“”标识。公众号简介中记载:“车家:互联网购车、合规网约车。超低首付+劲爆方案,线上审批、线下交付、全程服务、覆盖全国。简单、透明、高效!”帐号主体为本案被告。
2019年12月7日,原告向青海省西宁市国信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使用公证处电脑,在IE浏览器搜索输入“车家”,在搜索结果中点击“车家-上海有车有家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链接进入相应网站,页面左上角有“”标识,页面中记载“科技.金融.汽车出行一站式服务平台”“私家车询价购车透明交易覆盖全国”“合规网约车双证齐全合规出行放心收获”“直营车金融低首付放款快零中间费”“主流平台对接威马汽车滴滴出行汽车之家”等信息。
四、被告主体信息及其他相关事实
被告成立于2015年9月16日,经营范围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向国内外购买租赁财产,租赁财产的残值处理及维修,租赁交易咨询和担保,从事与主营业务有关的商业保理业务,购买并批发销售汽车及零配件。
被告(甲方)与北京励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江苏心电互动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乙方)签订《业务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建立汽车融资租赁业务合作关系,乙方依据其品牌优势及丰富的客户资源,提供旗下车辆和客户,甲方依据其融资租赁方面的优势对符合其要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乙方客户提供融资租赁服务。合作期间,乙方与甲方及其关联方及时沟通与该业务有关的市场推广、产品方案、操作流程等信息,使乙方及其关联方在销售汽车时向有融资租赁需求的客户介绍甲方的融资租赁产品。对于申请甲方融资租赁业务的个人客户,可通过乙方官方网站|乙方移动端直接跳转至甲方页面,在甲方页面在线提交申请后,甲方进行受理。
2018年6月22日,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合作协议》,甲方希望协助在平台注册的驾驶员用户或潜在的驾驶员用户从乙方以市场最惠待遇租赁车辆,以降低司机用户车辆使用成本。合作期限内乙方就经营性租赁业务融资租赁业务展开合作。乙方有权在符合本协议及平台规则的要求,且通过甲方审核后,使用平台发布商品和自身信息。
2019年12月26日、2020年3月11日,被告(甲方)分别与杭州安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乙方)、宝沃新零售(厦门)有限公司(乙方)签订《线上业务合作协议》,乙方通过在网络平台上开设店铺,向用户展示并最终销售乙方汽车,甲方为乙方的用户提供汽车金融产品;店铺系指乙方在网络平台上开设的店铺,用于销售、展示乙方汽车及向用户推荐甲方汽车金融产品的平台;乙方同意为甲方提供汽车金融产品信息推广入口,并积极向用户销售汽车,推广甲方书面确认的汽车金融产品信息;用户如有汽车金融产品的需求,甲乙双方应以合法合规的方式推荐甲方汽车金融产品。
被告(甲方)与车智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乙方)于2019年11月20日签订《汽车金融平台服务合同》,乙方平台为甲方提供汽车金融产品信息入口,使甲方得以通过汽车金融信息平台发布甲方产品信息并接受用户之汽车金融订单;汽车金融产品指甲方向乙方提交并且经乙方认可的发布于汽车金融信息平台,供用户选择的汽车金融产品,主要包括融资租赁与贷款等。
被告与多个个人用户签订有《车辆融资租赁合同(售后回租)》。
一审庭审中,原告明确取证费主要是为本案支出的公证费,但无法明确具体金额。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的涉案商标是否可以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原告指控的商标侵权行为能否成立。
一、原告的涉案商标是否可以被认定为驰名商标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在下列民事纠纷案件中,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事实根据,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认为确有必要的,对所涉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一)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诉讼;(二)以企业名称与其驰名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的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诉讼;(三)符合本解释第六条规定的抗辩或者反诉的诉讼。本案中,原告明确其指控的商标侵权行为系在相同和不同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故根据前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中确有必要对涉案商标是否驰名作出认定。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当事人主张商标驰名的,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提供下列证据,证明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发生时,其商标已属驰名:(一)使用该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等;(二)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三)该商标的宣传或者促销活动的方式、持续时间、程度、资金投入和地域范围;(四)该商标曾被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六)证明该商标已属驰名的其他事实。对于商标使用时间长短、行业排名、市场调查报告、市场价值评估报告、是否曾被认定为著名商标等证据,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认定商标驰名的其他证据,客观、全面地进行审查。
本案中,涉案两个商标分别于2007年4月、2017年5月申请注册,原告提供的在案证据显示,涉案商标的使用主体主要为原告的关联公司西宁公司,使用范围主要在于西宁市,并未有证据显示被诉商标侵权行为发生前使用涉案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商标的宣传情况、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等。故原告在本案中所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其对涉案商标进行了使用,但上述证据尚不足以证明涉案商标在被诉商标侵权行为发生时就已为中国境内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属于驰名商标。因此,对于原告关于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的主张,一审法院难以支持。
二、原告指控的商标侵权行为能否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本案中,原告指控被告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中使用涉案商标构成商标侵权。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首先,被告官方网站介绍被告涉及私家车、合规网约车、直营车金融、主流平台对接四类业务,被告的微信公众号简介部分记载涉及“互联网购车、合规网约车。超低首付+劲爆方案,线上审批、线下交付、全程服务、覆盖全国”等,结合被告的经营范围以及被告提供的证据,被告主张其在官方网站及微信公众号上对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系对于其所从事的融资租赁业务的宣传,可予支持。鉴于融资租赁服务与原告主张的涉案权利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不相同也不类似,原告主张被告在融资租赁服务上使用被诉侵权标识构成商标侵权的指控,不能成立。其次,原告还主张被告从事购买并批发销售汽车及零配件业务,但被告工商登记经营范围的记载并不足以证明被告亦实际从事了该项业务,对此原告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也注意到,在案证据并未显示被告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中对他人的产品或服务进行了广告宣传。因此,原告主张被告在第35类替他人推销、广告服务类别上使用涉案商标,缺乏事实依据。综上所述,被告并未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原告的商标侵权指控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对原告的相关诉讼请求亦难以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邢玉明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由原告邢玉明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邢玉明和被上诉人有车有家公司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被上诉人在其微信公众号中注明的经营范围为“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向国内外购买租赁财产;租赁财产的残值处理及维修;租赁交易咨询和担保;从事与主管业务有关的商业保理业务,购买并批发销售汽车及零配件。”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指控被上诉人存在商标侵权行为是否成立。
首先,被上诉人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介绍其业务称“科技.金融.汽车出行一站式服务平台”“私家车询价购车透明交易覆盖全国”“合规网约车双证齐全合规出行放心收获”“直营车金融低首付放款快零中间费”“主流平台对接威马汽车滴滴出行汽车之家”“车家:互联网购车、合规网约车。超低首付+劲爆方案,线上审批、线下交付、全程服务、覆盖全国。简单、透明、高效!”等。结合被上诉人的企业名称、营业执照记载的主营业务及其提供的合作协议、服务合同、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等,被上诉人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介绍的上述业务系提供汽车融资租赁服务,并非汽车销售服务。而汽车融资租赁业务与上诉人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第35类服务不相同也不类似,且上诉人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涉案商标已属驰名,故被上诉人在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宣传其汽车融资租赁业务时使用被诉侵权标识不构成对上诉人的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其次,虽然被上诉人工商登记的经营范围及其微信公众号载明的经营范围包含“购买并批发销售汽车及零配件”,但经营范围的记载不等同于被上诉人实际从事的经营行为。鉴于上诉人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实际从事了购买并批发销售汽车及零配件的行为,故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在第35类替他人推销的服务类别上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再次,第35类服务的目的是对其他企业的经营管理进行帮助,对自身产品或服务的宣传推广不属于第35类服务中的广告,故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在其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中对上诉人自身经营业务进行宣传推广属于第35类广告服务,本院亦不予支持。
最后,上诉人还主张腾讯公司因上诉人的商标侵权投诉对被上诉人的微信公众号采取了相应删除措施。本院对此认为,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根据“通知-删除”规则采取的处理措施不能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商标侵权的依据,上诉人主张腾讯公司采取的删除措施可佐证其商标侵权指控,并无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商标侵权指控不能成立,并无不当,其裁判理由及处理结果本院予以认同。
综上所述,邢玉明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0元,由上诉人邢玉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静
  审  判  员 朱佳平
  审  判  员 马剑峰
  书  记  员 龚佳宇
    二〇二二年十月八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

您是第109561698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499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