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裁判文书
本文被赞0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22)沪民终48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揭阳市爱庐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东兴街道仁港社区集资楼E幢121号。
法定代表人:吴梓涛,执行董事兼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白云湖街大朗十一社工业区2栋3楼、4楼。
法定代表人:林玉贞,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上列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照龙,上海鸿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宬,上海鸿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北环路869号。
法定代表人:邓超航,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琲,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娄山关路533号2902-2913室。
法定代表人:朱健翀,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揭阳市爱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庐公司)、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妮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元公司)、原审被告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寻梦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21)沪73民初9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年8月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同年10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爱庐公司、上诉人巴妮兰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照龙、赵宬,被上诉人创元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沈琲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寻梦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判决。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原审被告)爱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是:1、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不构成近似,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经对比,两者相同点在于容器主体瓶身为圆柱体,该相同点为口红容器产品的惯常设计,对整体视觉效果的评价有限。不同点在于容器顶部的半球体,被诉侵权产品的半球体截面上为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半球体横截面外表光滑,容器顶部的半球体作为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以及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对于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结合口红容器产品设计空间较小的特点,一般消费者更容易注意到两者产品设计上的差别。2、原审判决赔偿金额过高。爱庐公司的实际销售额为人民币14,337.2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另一店铺“榄润美妆用品店”的销售额为30.08元,其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获利应低于1万元。3、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巴妮兰公司,具有合法来源,且不知该产品涉嫌侵权,应当免于赔偿。
上诉人(原审被告)巴妮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是:1、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不构成近似,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具体理由同上诉人爱庐公司。2、原审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专利许可使用费,现有证据显示原审被告获利极低,在原审被告销售渠道单一、销售数量少、销售金额及获利少、销售的范围窄以及涉案专利对产品利润贡献低的情况下,不宜认定过高的赔偿金额。原审法院适用法定赔偿,酌定的110,000元赔偿金额明显过高,不符合赔偿的填平原则。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创元公司答辩述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理由如下:1、涉案专利的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整体形状。在判断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保护范围时,应当坚持整体比对,即需要考量圆柱体与顶端半圆形的整体设计,而非独立考量半圆的部分;2、口红容器的设计不受膏体形状的限制,具有较大的设计空间,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区别不足以使消费者区分;3、两上诉人在一审中确认还存在其他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商家,上诉人只针对侵权源头提起诉讼,未对其他商家索赔,故不能以本案查明的1200余件销售量为绝对依据;爱庐公司未提供相关合同、票据、付款凭证等证据,其提出的合法来源抗辩依据不足,故原审判决其承担10,000元的连带赔偿责任合理。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寻梦公司未向法庭提交答辩意见。
2021年6月4日,原审原告创元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被告寻梦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201930036476.4)的“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产品;2.被告爱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201930036476.4)的“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产品,并赔偿原告侵权赔偿金50,000元;3.被告巴妮兰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专利号为201930036476.4)的“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产品,并赔偿原告侵权赔偿金200,000元;4.被告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共同支付原告合理维权开支合计13,035元(包括律师费10,000元、公证费3,000元、购买被诉侵权产品费用35元)。事实和理由:原告是专利号为201930036476.4,专利名称为“口红容器”的外观设计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原告根据该专利生产了“MARIEDALGAR/玛丽黛佳”品牌的口红产品,由于外观设计新颖且富有个性,上市后广受好评。被告巴妮兰公司未经原告许可,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侵犯原告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产品,被告寻梦公司、爱庐公司销售、许诺销售上述产品,均构成对原告涉案专利权的侵权,并造成相关消费者的误认,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讼中,原告主张被告巴妮兰公司承担生产、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行为的侵权责任,被告寻梦公司、爱庐公司承担在涉案店铺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行为的侵权责任。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涉案专利的相关情况
名称为“口红容器”的外观设计的申请日为2019年1月23日,授权公告日为2019年10月25日,专利号为ZL201930036476.4,专利权人为原告创元公司,该专利目前有效。该专利简要说明记载:产品的用途为用于化妆品容器;产品的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形状;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照片为立体图。该专利外观设计图片显示:专利产品整体由一圆柱体和顶部的半圆形球体组成,圆柱体前方中部位置留有用于标注产品品牌或其他标志的正方形方框。(详见附图一)
2021年4月1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涉案专利出具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初步结论为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予专利权条件的缺陷。
二、被诉侵权行为的取证等相关情况
被告巴妮兰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14日,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注册资本12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化妆品制造;化妆品及卫生用品批发、零售等。
被告爱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1日,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资本1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化妆品销售等。
2021年1月4日,上海市徐汇公证处出具(2020)沪徐证经字第1236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显示:1.2020年12月4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文博登录在拼多多电商平台上开设的“爱庐美妆专营店”,该店铺展示有名为“[一支三色]玛可安迪三色口红网红同款不掉色防水持久保湿不沾杯”的产品及图片,张文博在该产品链接项下选择购买色号为“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一支”的产品2件,支付价款35元(平台优惠3元,免运费),订单编号为201204-318561977241373,收货地址为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路1325号,物流公司为中通快递,快递单号为78162106159086。2.上述产品的“产品信息”显示,品牌为玛可安迪,产品名称为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商品参数”显示,品牌为MackAndy/玛可安迪,化妆品批准文号为粤G妆网备字2020058632。3.2020年12月8日,公证处公证员及工作人员和原告委托代理人在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路1325号瑞力大厦,现场提取了送至该处并暂存在该处前台的快递包裹一件(中通快速单号:78162106159086),拆开该包裹,内装有口红两支。张文博对上述快递包裹外观以及收取的口红进行拍照后,将一支口红放入快递包裹内封存,封存的证物由张文博带回留存。
审理中,当庭拆封封存的上述证物,内有口红产品一支,产品外包装盒上标注有“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MACKANDY”“生产商: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粤妆20170536”等内容。产品整体由一圆柱体和顶部的半圆形球体组成,圆柱体前方中部位置的正方形方框内标注“MACKANDY”字样,半圆形球体截面上有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详见附图二)
三、被诉侵权产品在拼多多电商平台上的销售等情况
被告寻梦公司系拼多多网站、拼多多APP及拼多多微信商城的运营方。被告寻梦公司提交的涉案店铺基本信息显示,店铺名称为“爱庐美妆专营店”,店铺编号为439976554,店铺类型为专营店,入驻公司为被告爱庐公司,店铺LOGO为“爱庐”。被告寻梦公司提交的《拼多多平台合作协议》(V4.0版本公示时间2019年8月27日)显示,2.3:甲方(即被告寻梦公司)负责拼多多平台的日常维护、技术支持,保证平台的正常运作。作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甲方仅为商家与消费者达成交易提供网页空间、虚拟经营场所、交易规则等服务,甲方并非商家与消费者之间交易行为的参与方,不对商家及/或消费者的任何口头、书面陈述或承诺,发布的信息及交易行为的真实性、合法性、准确性、及时性、有效性等作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5.3:商家保证商品来源真实、合法,未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或其他合法权益,不存在伪造商品产地,伪造或冒用他人厂名、厂址、认证标志、质量标志、名优标志、包装装潢等行为。涉案店铺于2020年1月3日签署上述协议。拼多多官方网站首页常见问题设有知识产权投诉受理情形、通知程序、提交声明的程序、注意事项、知识产权处理流程、知识产权侵权处理等栏目;知识产权投诉受理情形中含侵犯专利权,包括销售侵犯他人外观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或发明专利权的商品等。
被告寻梦公司提交的涉案订单信息和操作日志及产品销售数据显示,“爱庐美妆专营店”中的被诉侵权产品(商品ID113644630702)于2021年6月28日被平台禁售;截至禁售日,该产品扣除退货退款后的实际销量为1,287件,销售额为14,337.2元。
根据原告所做的可信时间戳取证,拼多多电商平台上开设的“榄润美妆用品店”中销售名为“[源头厂家]玛可安迪黑钻女王幸运金狮三色口红哑光滋润保湿锦鲤”的产品,并显示“已拼10万+件”。产品图片中展示的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相同,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电子凭证中显示“MACKANDY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备案编号粤G妆网备字2020058632生产企业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等内容。被告寻梦公司提交的该店铺上述产品的销售数据显示,共三笔订单,销量为100,002件,销售额为30.08元;其中一笔订单的销量为100,000件,销售额为1元。
审理中,原告表示拼多多电商平台上除了涉案“爱庐美妆专营店”和“榄润美妆用品店”两家店铺外,还有多家店铺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三被告对此予以认可。
四、原告主张的合理开支情况
本案中原告主张为维权支出的合理开支为13,035元,包括律师费10,000元、公证费3,000元、购买被诉侵权产品费用35元,并向法院提交了等额的律师费和公证费发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被诉侵权行为发生于2020年10月17日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以下简称现行专利法)施行之前,被告爱庐公司在拼多多电商平台上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于2021年6月28日被平台禁售,即被诉侵权行为持续至现行专利法施行之后,现有证据亦不能证明被告巴妮兰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在现行专利法施行之前已经停止,故本案应适用现行专利法。
原告系专利号为ZL201930036476.4、专利名称为“口红容器”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该专利目前处于有效状态,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否则属于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根据现行专利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即现行专利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授权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
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均为口红容器,两者用途相同,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经比对,两者均由一圆柱体和顶部的半圆形球体组成,圆柱体与半圆形球体的比例及位置关系均相同,圆柱体前方中部位置均有用于标注产品品牌或其他标志的正方形方框。两者的区别仅在于被诉侵权产品半圆形球体截面上有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涉案专利相同位置没有图案。原审法院认为,就口红容器类产品而言,其形状、各部分的比例及位置关系在设计上存在一定的设计空间。涉案外观设计产品的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形状,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形状相同,即使用了涉案外观设计的全部设计要点,仅在半圆形球体截面上增加的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设计,并不足以区分被诉侵权产品和原告涉案专利,可以认定被诉侵权产品采用的设计与涉案专利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构成近似设计,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告巴妮兰公司、爱庐公司关于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不同,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
被告巴妮兰公司未经原告许可,生产、销售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被诉侵权产品,被告爱庐公司在其经营的涉案店铺内销售、许诺销售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被诉侵权产品,两被告均侵犯了原告的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还主张被告寻梦公司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但被告寻梦公司系拼多多电商平台的经营者,并无证据显示其与被告爱庐公司共同实施了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故原告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其要求被告寻梦公司停止侵权行为的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爱庐公司停止销售侵权产品的诉讼请求,鉴于原告明确本案仅就爱庐公司在拼多多电商平台开设的涉案店铺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主张侵权责任,而在案证据显示,涉案店铺的被诉侵权产品已于2021年6月28日被平台禁售,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爱庐公司仍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尚存在库存的侵权产品,故本案中判决被告爱庐公司停止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已无必要,对于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再支持。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巴妮兰公司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根据现行专利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三万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本案中,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或者被告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也无专利许可使用费可参考,被告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故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专利权的类别及价值、被告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各自所涉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情节、侵权规模、持续时间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但原审法院注意到,在案证据显示被告爱庐公司在涉案店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金额为14,337.2元,该销售金额还包含快递成本,无论依据原告的实际损失或者被告爱庐公司的侵权获利所确定的赔偿数额均低于法定赔偿额的下限三万元,故原审法院在三万元以内酌情确定被告爱庐公司应承担的赔偿数额。关于原告主张的合理开支,其中公证费、购买被诉侵权产品费用,均予以支持;对于律师费,原告提交了证据予以证明,其聘请的律师亦参与了本案诉讼,原审法院根据案件难易程度、律师工作量等因素酌情予以支持。据此,判决如下:一、被告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专利号为ZL201930036476.4、名称为“口红容器”的外观设计专利权的“玛可安迪灵动金狮三色口红”产品;二、被告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110,000元(其中合理开支为人民币10,000元),被告揭阳市爱庐贸易有限公司对其中的人民币10,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245元,由原告上海创元化妆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526元,被告揭阳市爱庐贸易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169元,被告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550元。
在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爱庐公司向法庭提交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案件编号为6W121876的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旨在证明涉案专利权利处于不确定状态;被上诉人创元公司向法庭提交两份证据材料:1、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案件编号为6W119933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旨在证明涉案专利权利稳定有效;2、市面常见口红包材设计图片,旨在证明口红容器具有较大的设计空间。
经法庭组织质证,被上诉人创元公司对上诉人爱庐公司提交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认为无法达到证明目的,涉案专利已经经过无效审查,且专利评价报告也肯定了专利的有效性,故该证据材料不足以否定涉案专利的有效性;上诉人一方对被上诉人创元公司提交证据材料1的真实性、合法性均予以确认,但认为无法达到证明目的,现有设计的组合会破坏涉案专利的新颖性;对于证据材料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理由是该些设计图片是被上诉人有意挑选,而非客观展示。
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诉人爱庐公司庭提交的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不足以否定涉案专利的有效性,且与本案诉辩争点无关,不予采纳;被上诉人创元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1,旨在进一步证明涉案专利的有效性,与本案诉辩争点无关,不予采纳;证据材料2来源不明,真实性无法确认,不予采纳。鉴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据此查明的事实与原判相同,予以确认。
在二审庭审中,经法庭组织比对,上诉人一方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主体部分的圆柱体,属于常规设计,两者的主要设计点或者视觉上的差别点在于口红产品顶部的半球形设计,被诉侵权口红产品顶部的半球形坡面上有一个用浮雕工艺雕刻的狮子头,涉案专利顶部的半球形坡面上没有任何图案和设计,而该差别点以一般消费者的一般注意力完全可以将两者进行区分,故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不同,未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被上诉人创元公司确认两者的区别仅在于被诉侵权产品半圆形球体截面上有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涉案专利相同位置没有图案。但就口红容器产品而言,其形状、各部分的比例及位置关系在设计上存在极大的设计空间。涉案专利的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形状,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形状相同,即使用了涉案专利的全部设计要点,仅在半圆形球体截面上增加的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设计,并不足以区分被诉侵权产品和涉案专利设计,被诉侵权产品采用的设计与涉案专利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构成近似设计,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二、爱庐公司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是否具有合法来源?三、原审判决两上诉人承担的赔偿金额是否合理?现评判如下:
1、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区别点在于被诉侵权产品顶部半圆形球体截面上有以浮雕工艺制作的狮子头图案,涉案专利顶部半圆形球体截面上没有图案。而外观设计专利侵权比对遵循“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基本方法,即要从一般消费者的视觉感观出发,从整体上而不是仅依据局部的设计变化,来判断两者的视觉效果是否具有明显区别。现两者的区别点并不足以给一般消费者带来实质性的视觉感观差异,同时,上诉人一方所称口红容器的设计空间较小,相关消费者更容易注意到两者存在的细微差别,亦缺乏相应事实依据,故本院确认,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构成近似,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2、关于争议焦点二。上诉人爱庐公司辩称其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上诉人巴妮兰公司,但该述称除了两上诉人的陈述之外,无相关合同、付款凭证等交易证据予以佐证。鉴于两上诉人存在的共同利害关系,本院对该辩称不予采信,上诉人爱庐公司的赔偿责任不能免除。
3、关于争议焦点三。本案中,原审法院适用法定赔偿确定两上诉人承担的赔偿金额,主要考虑了涉案专利的类别及价值、两上诉人爱庐公司、巴妮兰公司各自所涉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情节、侵权规模、持续时间等因素,特别还考虑了上诉人爱庐公司在涉案店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金额以及上诉人合理开支的具体内容,具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此外,本院也注意到,两上诉人在原审庭审中,亦确认拼多多电商平台上还有其他多家店铺在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上诉人巴妮兰公司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商,理应承担更重的赔偿责任。故原审法院确定两上诉人承担的赔偿金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爱庐公司、上诉人巴妮兰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裁判结果正确,应予维持。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揭阳市爱庐贸易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500元,由上诉人广州市巴妮兰化妆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唐  震
  审  判  员 马剑峰
  审  判  员 张  莹
  书  记  员 陈健淋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十日
法律适用不统一建议:

相关案号:

建       议:

您是第109560005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90499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