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论案说法
直播推广主播刷单造假数据 法院:退还相应推广费并支付违约金
[2022-01-30]

    近年来,直播带货深受大众喜爱,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批专门从事直播推广服务的企业,此类企业与商家签订直播推广协议,再聘请主播为商家进行直播推广,收取服务费。

【案情回放】

    202011月,A公司与B公司签订《直播服务合作协议》,约定B公司安排主播李某某在某直播平台为A公司商品进行直播推广服务,推广费为人民币25万元,B公司应完成的保底销售额为250万元,若未达到保底销售额,应按比例向A公司退还推广费。合同还约定,B公司及其主播不得存在刷单、下单后恶意退货等行为,否则应支付A公司相当于退货订单所涉金额30%的违约金。

    直播当天,B公司的直播数据很不理想,直播期间实际销售额仅为25.57万元。A公司遂起诉至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奉贤法院”)要求B公司按比例退还推广费,并支付刷单行为的违约金。

    B公司辩称,A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主播存在刷单行为,造成退货的原因是A公司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及消费者冲动消费;即便要计算违约金,A公司主张的违约金标准也过高,请求法院予以调整。

【以案说法】

    上海奉贤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存在刷单、下单后恶意退货等行为。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根据A公司提交的某音店铺的后台数据来看,在短短的近5个小时直播期间内,退款率高达85.25%,人均退单2.02单,数据明显异常。

    其次,在直播期间消费者尚未收到货物,甚至货物都未发出,不可能知晓货物存在质量问题,而在直播期间消费者冲动消费,下单后反悔又退单的现象确实存在,但毕竟是少数情形,不可能出现超过85%的退款率。

    再次,A公司在直播临近结束时及结束后次日均向B公司提出B公司主播存在刷单行为,B公司从未进行过否认。

    综上,上海奉贤法院判决B公司退还A公司推广费22.44万元,并综合双方协议的实际履行情况、B公司的违约程度及A公司预期利益等因素,酌情判决B公司支付A公司违约金3万元。

    直播带货刷单行为严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的诚信原则,损害了商户的利益,也不利于相关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相关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

    法院提醒,商家在签署直播推广服务协议时应做好以下三点:

    一、认真审查直播带货企业资质,严格规范带货行为;对于承诺超预期成交金额的推广服务,要理性看待,切勿因小失大;

    二、细化商品成交额、推广费的计算方式,包括实际成交额的具体认定、推广费的退还情形等,对于涉及税收的,要明确是否扣除税费;

    三、对于出现刷单、下单后恶意退单等虚增销售额的行为,约定违约金的计算方式要明确,便于诉讼后计算具体违约金数额。

【法辞典】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
  第一条 ……
  民法典施行前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当时的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但是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  
  二、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三条 ……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第九十六条 当事人一方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
  ……
  第九十七条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第一百一十四条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
  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

  …… 

 

(案例编写:上海奉贤法院 刘旭斌 毛振亚)
  

 

 

关闭页面
您是第64976519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沪 ICP备090499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