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动态
上海一中院一起案件入选人民法院服务保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典型案例
[2022-03-01]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服务保障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典型案例,上海一中院审理的“Carson与纽鑫达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即“《外商投资法》施行后全国首例境外自然人要求确认股东资格案”入选。该案由原上海一中院研究室主任(现市高院研究室主任)郑天衣任审判长并主审,成阳、敖颖婕任合议庭成员。

美国公民Carson与我国公民张某、程某约定在我国境内设立一家贸易公司。按照当时我国法律的规定,外国自然人不能与国内自然人成立合资公司,三人遂签订《股份协议书》,约定以张某、程某名义成立纽鑫达公司。后Carson诉请确认张某名下部分纽鑫达公司股权系其所有,纽鑫达公司配合将该部分股权变更登记到Carson名下。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Carson系纽鑫达公司的隐名股东,张某名下26%的纽鑫达公司股权的实际拥有人是Carson。同时,根据我国法律规定,Carson虽为美国籍,但其与张某、程某共同成立公司的行为依然有效,且纽鑫达公司所从事领域不属于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内范围,Carson要求变更为纽鑫达公司股东,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遂判决支持Carson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纽鑫达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从《股份协议书》合同文义来看,三人当时均确认Carson拥有纽鑫达公司51%的股权。《出资证明书》经鉴定,可确认真实性。根据该证明书记载,Carson系纽鑫达公司的股东,且已缴纳出资款。此外,从形式和内容两方面可以确认张某使用电子邮箱与Carson等人沟通,Carson实际参与了公司运营。因此,一审判决裁判结果正确,予以维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对外资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同时放开了国内自然人与外国投资者共同成立外商投资企业的限制。上述变化对外籍隐名股东要求显名的司法审查标准产生了重大影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的规定,外籍隐名股东显名的审查标准应符合以下三项条件:1.实际投资者已实际投资;2.名义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3.对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内的限制类领域,人民法院及当事人在诉讼期间将实际投资者变更为股东,应征得外商投资企业主管机关的同意,而对负面清单外的准入类领域,无需再征得外商投资企业主管机关的同意。本案一、二审法院根据外商投资法关于外资市场准入的规定,及时调整相应审查标准,依法保护外国投资者权益,有利于打造自由贸易试验区法治化营商环境。

 

关闭页面
您是第64976824位访客
版权所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沪 ICP备090499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