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威达纤维有限公司等申请执行常州凯瑞针织印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等纠纷案

——适用《执行规定》第44条裁定有过错的房产管理部门承担赔偿责任案情


  申请执行人英威达纤维有限公司[原杜邦纤维(中国)有限公司]
  申请执行人上海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
  申请执行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原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
  被执行人常州凯瑞针织印染有限公司
  第三人常州市房产管理局
  2001年至2005年间,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二中院)共受理三件以常州凯瑞针织印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瑞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分别为杜邦纤维(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杜邦公司)申请执行的买卖合同纠纷案,标的人民币1183万余元;上海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园公司)申请执行的进口代理合同纠纷案,标的248万余美元;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生银行)申请执行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标的507万余美元。
  执行过程中,上海二中院因杜邦公司和豫园公司两案于2001年2月20日、2003年6月19日查封凯瑞公司名下位于常州市永红乡大园村59号1—12幢房产。期间,因行政区划调整,常州市郊区于2002年5月撤销,上述房产地址由原永红乡大园村59号调整为荆川路98号,并由原常州市郊区房产管理局调整为常州市钟楼区房产管理局登记管理。因此,该院先后在常州市郊区房产管理局和常州市钟楼区房产管理局办理了查封和续封手续。此后,浙江象山法院、天津高院因其他案件也在常州市钟楼区房产管理局办理了轮候查封。
  2004年4月20日,天津高院要求常州市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常州市房管局)协助执行。常州市房管局在没有相关原始登记资料的情况下,既未取得房产初始登记资料又未向房产实际登记部门钟楼区房管局查询相关房产登记及权利限制情况,另行拟制相关材料,直接将上述房产过户至天津高院案件申请执行人天津原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名下。
执行
  2006年4月28日,上海二中院根据申请执行人申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第44条通知常州市房管局在30日内追回前述房产。因该局在期限内未能追回,法院于2006年6月10日裁定常州市房管局承担赔偿责任,并冻结、扣划该局13293251.73元存款(划款金额系根据天津高院抵债裁定书金额确定)。嗣后,分别实际冻结常州市房管局名下建设银行常州分行城南支行32001628736052501967账户(以下简称1967账户)内人民币2433251.73元、交通银行常州分行城中支行324006340010470000252账户(以下简称0252账户)内102万元、324006340018000699040账户(以下简称9040账户)内984万元,并于同年9月7日扣划至该院账户。冻结时,9040账户显示为一般账户,0252和1967账户《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申请书》中账户性质为专用账户。为此,常州市房管局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认为,该局将涉案房屋过户给案外人系依据天津高院的民事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是协助天津高院执行的行为,不应被认定为擅自处分。上海二中院在执行中直接裁定其承担赔偿责任和扣划财政性资金,违反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上海二中院应撤销裁定,返回扣划款项。
  2011年8月19日,经请示最高人民法院,上海二中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答复意见,将扣划的常州市房管局984万元向申请执行人进行了分配,其余3453251.73元返还常州市房管局。
点评
  一般而言,人民法院并不直接控制着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对被执行人财产的控制与处分往往需要借助于诸如房地产管理部门、车辆管理部门、商业银行、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等众多政府职能部门和有关单位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有关职能部门和单位依法、及时、积极地协助执行是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得以顺利开展的前提和基础。也正因为如此,协助执行单位拒不协助执行或者违法处分被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的,都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四十四条规定:“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擅自处分已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人民法院有权责令责任人限期追回财产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鉴于执行实践的复杂性,何为其他人、何为擅自处分、是否需要承担责任等就需要结合具体案情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依法、正确地认定并追究其他人的相应责任不仅有利于执行案件的顺利执结,而且有利于促进其他人依法积极地履行协助执行义务,为执行工作创建良好的外部氛围。
  就本案而言,所涉及的主要问题是作为协助人民法院执行的房地产管理部门的上级机关处分执行法院在其下级机关办理了查封登记的房产,其是否构成擅自处分,应否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其一,所谓“其他人”是指被执行人以外的其他主体,协助执行人及其上级机关属于第四十四条所规定的“其他人”。其二,所谓“擅自处分”是指未经执行法院准许的情况下解除对被执行人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或者办理财产权属的转移登记等。其三,对于“其他人”应其他法院的要求而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进行处分的,由于未经在先查封的执行法院的准许,也应当认定为“擅自处分”。因此,法院最终的处理是正确的。

  案例提供单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编写人:焦国强毛泽宇方建平
  点评人:余志强